<p id="h5rhn"><big id="h5rhn"><listing id="h5rhn"></listing></big></p>
<nobr id="h5rhn"><thead id="h5rhn"><i id="h5rhn"></i></thead></nobr>

<p id="h5rhn"></p>
<b id="h5rhn"></b>
<span id="h5rhn"></span>

<nobr id="h5rhn"></nobr>

     
    媒體評析“五道杠”少年:大人的病
    http://www.estudio3es.com   2011-06-11 18:11

    他讓許多成年人第一次知道了“五道杠” 的存在,他是湖北省“十佳少先隊員”、“全國百名優秀好少年”、武漢市首屆“十大孝星”、武漢市少先隊副總隊長;他兩三歲開始看新聞聯播,七歲開始每天堅持讀《人民日報》、《參考消息》;他發表過100多篇文章,把近3000元稿費和變賣廢品賺來的錢都用于資助與看望孤寡老人……

    當這個履歷看上去極為優秀的湖北少年出現在公眾視野中時,卻突然成了人們嘲弄的對象,罕見的“五道杠”身上到底糾結了什么?

    網民:“五道杠”小干部官味兒十足有派頭

    昨天下午,湖北少年黃藝博的父母通過網絡呼吁人們“給孩子提供一個正常的成長環境”,“讓他平靜快樂地生活”;并刪除了他個人博客“乾坤如袖”中的一篇述志文章和所有照片。

    在那些已經流傳于網絡的照片里,還在上小學六年級的黃藝博喜歡微抬下頜,用左手握住右手手腕。有時手里還拎著一個長方形的黑色手提公文包,而左臂上紅白分明從不離身的“五道杠”和明顯比身邊同學大一號的紅領巾格外搶鏡……“活脫脫一個官樣小大人”的觀感成為網民們詬病這些照片的一個主要理由。

    而“黃藝博在武漢市總隊部接受新聞媒體采訪后欣然題字”、“黃藝博當選中國少先隊武漢市總隊長后,在總隊部閱讀文件”等主流新聞媒體的照片說明更讓“圍觀”的成年人們大跌眼鏡。

    很快,有關黃藝博的新聞報道也被網民們找了出來:這個被當地媒體冠以“天才少年”之稱的孩子,“兩三歲開始看新聞聯播,七歲開始每天堅持讀《人民日報》、《參考消息》”等細節相繼成為人們討論的話題。

    位極群童,只為證明我們的教育有病

    石述思 ()(資深媒體人,東方衛視名牌談話節目“頭腦風暴”總策劃之一):

    如果按現行教育體制塑造一個當代好少年,那非小黃同學莫屬。各方對小黃同學的認證也符合當代主流價值觀讓他當官,少先隊武漢市副總隊長,位極群童。中國應試教育體制備受詬病久矣,好不容易出了一個能夠代表其杰出成果的好苗子,竟然引起廣泛非議,相當令人痛心。

    正常情況下,現行教育體制只能產生兩類孩子,一類是厭學的憤童,另一類是被迫品學兼優的好演員。前者多數混成了失足少年,少數混成了商界精英和奧運冠軍。后者則很復雜,混成了當代社會各階層的主流人群(終極命運跟爹的處境密切相關)。

    盡管其父一再辯稱,黃同學的崛起大國崛起首先需要少年崛起,是天性使然,成就了一段中國教育的難得佳話。但他也是一個罕見的孤品。代價是更多孩子被應試教育體制泯滅純真、扼殺天性、喪失獨立生存和思考的能力,成為考試能力一流而創新能力低下的問題一代。而慘痛教訓的代表叫藥家鑫。

    黃同學能在如此年齡笑傲江湖,除了對老師、家長、社會的屈從,還需要超人的毅力、對生活的熱愛以及不懈的拼搏。在這個功利主義當道、價值觀紊亂的時代,“五道杠”好少年過早地完成了成人禮:喊著無懈可擊的高尚口號,肩負著神圣使命,踐行著超出他年齡負荷的社會責任,并一再得到周遭主流學校、家長、社會的認同,終于完成滅絕純真的壯舉。

    偉大光榮正確的“五道杠” 好少年只是再度印證了中國教育和社會轉型的典型病態,無他。

    批注

    石述思回憶當年他在擔任央視《對話》策劃人時,曾經遇到一個選題:北大校長對話耶魯校長!皟蓚學校都出了太多牛人:一個出了太多思想家,一個出了太多總統。當時設置了一個題目:請列舉兩個學校的杰出校友。不出意料:北大校長列舉的都是影響歷史進程的牛人,而耶魯校長除了列舉了一個總統,竟然出現了很多聞所未聞的名字,他耐心地解釋說:這位是美國歷史上有名的義工,這位是美國歷史上有名的環保人士等等。至今想來仍令人百感交集!

    父親:別把對社會的不滿發泄在我兒子身上!

    富有創造性的網民們以“五道杠”總隊長為主題開始了各種“創作”:漫畫、段子、凡客體紛紛出爐,更有甚者干脆將“五道杠”的曝光演繹成一場武漢市少先隊小干部們的內部“政治”斗爭。大人們玩兒得不亦樂乎,同時,一些反思的聲音也逐漸顯現:“再怎么樣也是個孩子,拿個孩子來泄憤來娛樂,有意思嗎?” “有問題的不是孩子,而是實行‘五道杠’的有關部門,是把官僚體制投射到孩子身上的人!

    “為什么有的人要把對社會的不滿發泄在我兒子的身上呢?”黃藝博的父親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倒出苦水:照片是他和兒子一起傳上去的。兒子是中國少先隊武漢市副總隊長,網上博客照片下標注的“總隊長”是在打字時誤打的!昂髞硪驗槊艽a丟失,一直都沒有更改。他成長的環境、所接觸的人,有些時候還要出席一些正式場合,從這些方面來看,又跟一般的小孩子不一樣。大家所說的‘官味’,也許是這些環境中慢慢養成的,他剛開始的時候也許是很害羞的!

    “五道杠”暗含著權力結構

    向青少年世界嵌入的一種狀態

    孫海峰(深圳大學傳播系副主任):

    他只是一個發泄口,釋放了人們對官僚作風等問題的不滿情緒,這個時代的一些典型特性正好集中在了這個孩子的身上。

    人們對“五道杠”的關注并不是因為他看起來早熟,少年老成的例子在我們的歷史上很多,一般都是被贊揚的;人們也不會對那些因為繁重體力勞動而外形蒼老的少年有這樣的關注,為什么大家對“五道杠”這么敏感?是因為這里暗含著權力結構向青少年世界嵌入的一種狀態。

    “閱讀文件”、“欣然題字”這樣拿腔作調的權力話語和非權力的兒童結合在一起,這種和日常生活審美相沖突的強烈反差激發了人們對官僚作風的敏感。他是個13歲的小孩子,還沒有完善的人格,在人們的印象中,這個階段的孩子應該天真爛漫、單純可愛;但是他身上又被賦予了體制化的角色干部,這個官僚形象,人們馬上會把平時厭惡的官僚作風敏感地投射到“五道杠”上,這種敏感有恐懼、有警惕,也可能有嫉妒。

    孩子是真誠的,他很可能確實相信這些是正確美好的,這說明在他的生活環境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影響因素出了問題。把一個孩子塑造成這樣,指導他的成人要負很大責任。從他博客上那些照片的說明文字來看,家長對于這種包裝多少是自得的。

    現在的網絡時代是一個全民娛樂的時代,尤其是微博出現之后,人們的溝通更加迅速多維,情緒容易釋放,也容易相互暗示。

    [圍觀]

    “杠杠”怎么劃?

    @劉強:看那表情,看那黑色公文包!不知道長大后會變成啥樣?授予他五道杠的人們,這個小朋友被你們給毀掉了。

    @寧財神:五道杠要是我兒子,我會很放心,至少不用花大錢找家教,不用到學校聽老師發牢騷,不用擔心被同學劫道要零花錢。按我國標準,德智體全面發展的孩子,除了德有待商榷,剩下兩項都是硬指標。這種孩子,到國外讀兩年,適應一下新規則,回國時個個都是“滾刀肉”。至于面目可憎……孝順就行了唄,別的隨緣啦。

    @云入澗:一群大人對著一個孩子品頭論足,甚至肆意謾罵,覺得悲哀的不是那個孩子,是這群大人,自然也包括我。給孩子優秀的文學,動心的音樂,健康的食物,與其他孩子平等自由的生活空間……在尊重孩子隱私和個人情感的基礎上,去幫助、引導他們成長。大人們,不及格!

    @依舊盛夏:請放過這個孩子,我就不信,你沒有戴上紅領巾就覺得開心的日子,沒有志向高遠為天下蒼生安身立命的夢想,一個孩子,給他發展的自由。一個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受不了整個社會對他的嘲諷,不要把你的不滿發泄到孩子身上,對他發泄就如進入校園兇殺一樣……

    @關鋒heart向北:我覺得孩子長啥樣,怎么發展都是人家自己的事,不過新聞媒體這樣宣傳就不對了。為了樹立一個典型,就必須妖魔化他么?2歲,看葫蘆娃都不明白的年齡,看什么新聞聯播?這新聞寫的不“坑爹”呢么!

    [較真]

    哪兒來的“五道杠”?

    在曝光的多張黃藝博照片中,顯示其市少先隊副總隊長身份的“五道杠”臂章都在醒目位置,甚至全家福也不例外。然而,在中國少年先鋒隊章程中,并沒有市少先隊總隊這個建制;而在中國少年先鋒隊隊銜體系中,也沒有“五道杠”這個臂章。

    共青團中央全國少工委辦公室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目前少先隊中最高只有“三道杠”的大隊長,至于網絡上流傳的“五道杠”的總隊長可能是地方自己的嘗試,是否會禁止,還在研究中。

    而細心的網民還發現,在副總隊長黃藝博和其他少先隊員的合影中,他和總隊長的紅領巾明顯比其他同學大了一號,“難道國旗的一角也可以隨便剪嗎?”

    同學眼中的

    “五道杠”

    他每天都在忙,總看到他開會,但一有時間,他會安靜地坐下來學習,看書。

    同學邱婧純

    為人和善老實,所以常常會被同學“調戲”,因為臉長得比較圓且光滑,一些男孩子們會用手摸摸臉,拍拍頭,但他從不會生氣。大多數男孩子都很愛運動,但是黃藝博不愛運動,平時在寢室,常常會選擇和同窗好友一起聊天。他還是個好班長,從不擺官威。

    室友況也

    (據長江商報)

    批注

    近年來,揭露部分官員官僚作風的信息一直是人們廣泛傳播的網絡熱點:各地官員出行有專人撐傘的照片層出不窮,網友們則不厭其煩地每出必罵,“打傘”儼然成了典故,以至于今年有記者在微博上爆出某地方電視臺辦公室內貼著名為《領導活動拍攝一般性要求》的告示,有關要求多達幾十項,其中包括下雨時不能拍別人為領導打傘、開會時不能拍領導睡覺畫面等要求。(張棻 宋溪)

    (北京晚報 張棻 宋溪)

    作者:   來源:   編輯: admin  點擊:
    華北網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華北網或華北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華北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華北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華北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其他來源的文章除為豐富網站信息之外,也有宣傳撰稿人本人,傳播其觀點及思想之意。我們盡可能地注明來源和作者。但是,因為網絡信息傳播的特殊性,無法事先與每個作者聯系,有些轉載作品可能因故無法確證原作者而暫未標明來源的,并非故意侵犯原作者版權。如果你認為本網轉載的內容涉及侵權,請于作品在本網發表之日起15日內與我們聯系。電話:0311-87837776,或加工作QQ815558428。
    ③我們保留隨時更改我們的網站、上述版權和免責聲明條款的權利。
    ④華北網指定投稿郵箱:huabeinet@126.com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 相關新聞
    无码永久免费AV网站
    <p id="h5rhn"><big id="h5rhn"><listing id="h5rhn"></listing></big></p>
    <nobr id="h5rhn"><thead id="h5rhn"><i id="h5rhn"></i></thead></nobr>

    <p id="h5rhn"></p>
    <b id="h5rhn"></b>
    <span id="h5rhn"></span>

    <nobr id="h5rhn"></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