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大宋混世魔王 > 第九章 又聞舊曲
    第九章 又聞舊曲
    作者:憑魚躍   |  字數:3566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12:05  |  分類:

    歷史小說

    秦牧和任英出去玩,任瀟瀟自然也不會在家悶著。

    她有正事。

    一大早就來到了賈紅線的家里拜訪。其實是為了驗資。

    賈紅線收了貴婦六千多貫,如果王掌柜贏了,只需要賠六百多貫,她鐲子就五百多貫,所以貴婦們自然不會為了一百貫還看看莊家荷包。

    秦牧和王泰這邊就不同了。兩人下注一萬六千多貫,一賠五,賈紅線要掏出來八萬貫,這么多錢,不驗證一下憑什么相信。

    王泰跟隨任瀟瀟主仆來到賈紅線府上。一個不大不小的院落,干凈整齊。

    賈紅線請眾人進了客廳,一會功夫拿來各種茶引鹽引和大量金銀,足有十萬貫以上,任瀟瀟大為放心。

    這些錢很大一部分是鎖四條從質庫抵押來。質庫就是當鋪,汴梁城里面大大小小很多,只要抵押品足夠值錢,換出錢來很方便。

    王泰踏實了,莊家的地址都清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自己不怕她輸了不認賬。

    他是踏實了,可王家首飾店的王麻子踏實不了。

    少東家拿了寶刀就走,剩下的事怎么辦?少東家對這些芝麻綠豆大的俗事從不過問,一概交給王麻子處理。

    對少東家來說,一個鄉下人,把刀抵押了,也不是自己搶來的,既然看到了,喜歡就拿了。至于后續的首尾,不是有王掌柜嗎?否則那么高的工錢給著,難道白養?

    對他來說的確是小事,可對王麻子來說,這事卻不是那么小,但是也不是很大。

    能拿出這樣寶刀的人家,想來任小娘子手上的寶貝也不尋常,真沒準自家店鋪一時沒有蓋的過的寶貝。

    不過這點事要是能難倒王麻子,他也沒臉說自己在琉璃巷混了幾十年。

    任瀟瀟的底細他已經打探清楚。韓城水果商任若虛的庶女,和她一起的年輕人是她表哥,抵押刀子的是任府護院王教頭。

    這樣的背景,在京城來說,就等于沒有背景。

    就是任若虛親來汴梁,想求見少東家都沒門路,真不算什么人物。而且聽說任家的生意最近還惹上點麻煩。這時候他家的小娘子還跑京城來耀武揚威,簡直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既然了解了對方的底細,處理起來就好辦了。

    沒地位,也沒靠山,就不會惹來什么麻煩。

    王麻子找人傳了個話,請觀前街街道司的烏都頭過來。

    街道司不算正式衙門,卻是個管事的地方。一條街或者幾條街設置一個街道司,職責類似后世的城管,人員就由禁軍充當。

    烏都頭就是觀前街街道司管事的。

    他的身份和王掌柜還差很遠,所以王掌柜請他過來,那是給他臉面。烏都頭連忙就趕了過來。

    王麻子卻也不瞞他,把事情經過一說,然后要他做一件事。在明天上午,務必不要讓任瀟瀟一行人在王家首飾店出現。

    只要任瀟瀟不出現,那么這賭局就算王掌柜贏了——對手都不敢來,還不是贏的徹底嗎。

    烏都頭多精明的人,立刻懂得了王麻子的意思。

    這還真是個小事,對自己來說,動動嘴就辦了。

    因為王掌柜只要求任瀟瀟不要出現在這里,又不是要烏都頭要了任瀟瀟的命。攔著一個小娘子的路,太容易了。烏都頭不動腦子都能想出七八十條辦法。

    他也知道這個賭局,知道任瀟瀟是外鄉人,而且王掌柜沒瞞著他,把任家底細都說的清楚。一個沒根沒底的外鄉人,也不放在烏都頭眼里。

    于是烏都頭拍著胸口保證,明天別說上午,就是一整天都不會讓任瀟瀟在琉璃巷出現。

    王掌柜很滿意,滿意烏都頭的表態,也滿意自己的計劃。多簡單的事,少東家拿著刀子放心玩耍去吧。

    他這邊很是滿意,卻總有那么不太滿意的人。

    任英現在就很不滿意。他看到秦牧只是一味喝酒,沒多少高興模樣。

    在汴梁城的樊樓,全天下男人向往的地方,一個男人不高興,那說明什么?說明自己招呼的不夠,讓秦兄弟覺得不爽利。

    這可真是有點頭疼。

    任英是韓城的紈绔,可在汴梁城什么也不算。樊樓這個地方不是有錢就能耍的開的,你還要有地位,有名望,不是貓三狗四就能人五人六的。

    他盡管大筆撒錢,可是也沒坐上樊樓的第三層。

    樊樓高三層,一層比一層富貴。

    任英總算是錢花的到位,沒給安排在第一層,勉強上到第二層,有個小房間,卻還不是一桌,而是房間里面有三桌。

    任英也知道這里不是自己能撒野的地方,倒也算老實。

    北宋有發達的市民消費,催生了大量意想不到的服務。比如幫閑這個職業,在后世很少有人專門幫閑,甚至都沒有這個說法,但是在汴梁,幫閑卻是一個正經的賺錢生意。

    他們終日在各種場合廝混,自己沒有本金,卻啥事都門清,所以能給有需要的人各種消息和服務。

    任英要討好秦牧,自然不會舍不得銀錢,請的幫閑也是很有能力的。

    幫閑也有本事,雖然他請不到樊樓的頭牌李師師,卻把李師師的徒弟請來了。

    這也是好大的面子了。要知道全天下可是只有一個李師師,而且當今皇上都是她的恩客,能請來她的徒弟,也足以值得吹噓一番了。

    李師師的這個徒弟眉清目秀,懷里歪抱著一把琵琶,猶如新春嫩柳,雨后杜鵑,賣力的施展一身技藝,讓任英聽得神魂顛倒。

    這可比韓城縣春滿樓的花大姐強太多了。

    其實樊樓任英也是第一次來。這等場合對于他這樣地方富豪的二代,還是略微高了一些。不過錢花的值,京城就是京城,韓城縣完全比不了。

    這簡直是廢話。就好像后世中心歌舞團和小縣城的草臺班子,能放一塊嗎?

    李師師是樊樓頭牌,因為皇上的寵愛,隱隱是汴梁歡場第一人??墒欠畼沁@么大,總不能只有李師師一個人,所以李師師還要教一些徒弟。

    姜月奴就是李師師徒弟中比較出色的一個。

    今日的客人沒有什么出名人物,可眼前這三桌客人不是面目可憎,也算是入的了她的眼。所以她也拿出了八九成本事,雖然不是她的巔峰水平,也很說得過去了。沒看那一桌的任少爺眼睛都看直了嗎。

    另外兩桌的燕少爺和方少爺,也頻頻點頭。屋里的客人,只有兩個人讓她感覺掃興。

    一個是任少爺旁邊的秦少爺。一直心不在焉,只顧著喝酒吃菜。另一個是方少爺的弟弟小方少爺,名字雖然叫方白,可臉上黑不溜秋,好像石炭一般,哪里和白沾的上邊,叫方黑還差不多。

    這個方白就根本沒正眼看過自己。

    難道奴生的不美嗎?彈的不好嗎?唱的不妙嗎?

    難道奴家真的比師師差那么遠?李師師只要一出現,所有人都為她傾倒,哪會有這樣不當回事的人,還一次有倆。

    歡場就好像江湖一樣,不前進就是完蛋,姜月奴想要有朝一日做到樊樓頭牌,眼前兩人必須征服。

    可適才自己也彈得唱的七七八八了,就算再努力,再多花精神,發揮到十二分水準,似乎也沒太大把握打動這倆人,那怎么辦呢?

    姜月奴心思一動,莫不如試試那個曲兒吧。新得來的曲子,自己還沒正式演出過,不如就用他倆試試手。

    “諸位少爺公子,月奴近日新得一曲,只是不知該不該唱將出來?!?/p>

    任英自己是聽得開心,可他看秦牧不高興,心里著急,自然趕緊說道:“唱,唱,唱,有啥該不該的?!?/p>

    這時候的曲子都有固定名稱,就好像《望海潮》一詞,曲調固定,但是內容卻不同。柳永有望海潮:“東南形勝”,秦觀也有望海潮:“梅英疏淡”。

    姜月奴縱然唱的再精妙,實際也就是聲音好,模樣俊,至于歌詞,任英早聽過八百六十遍了。他看秦牧一直沒什么興致,以為是不滿意這些舊曲,現在有新的,自然趕緊唱將起來!

    “好,諸位少爺公子,這曲子于平日的卻有很大的不同,還望不要責罵奴家?!?/p>

    “怎么會責罵于你?!蹦茄喙右策B勝催促:“唱將起來!”

    “好,”姜月奴纖纖玉指一彈,琵琶清脆聲中,開口唱道:“桃葉那尖上尖,柳葉兒就遮滿了天,在其位的這個明啊公,細聽我來言吶?!?/p>

    這曲兒沒聽過。新的!

    任英大喜。有新曲兒,這面子大了。

    其實這就好像后世演唱會,歌手只是唱以前舊歌,觀眾就是聽一熱鬧,但是如果歌手在演唱會上發布新歌,這場演唱會的層次立刻上升了,觀眾也與有榮焉。

    這下該讓秦兄弟滿意了吧。他扭頭去看秦牧,卻見秦牧面色改了。雖然不是之前懶洋洋提不起精神,卻沒有露出笑容,反倒眉頭皺緊了。

    這人真難伺候。

    其實任英真錯怪了秦牧。

    汴梁城吃喝玩樂再厲害,那也是對現在這個時空而言,對于秦牧來說,看一會兒是新鮮,看一天早沒感覺了。見慣了超大型魔術的人,會喜歡看大街上賣藝的表演吞寶劍嗎?看慣了飛船爆炸星球毀滅的大場面電影,會喜歡看皮影戲嗎?

    有什么比成千上萬上億的鈔票還吸引人呢?

    眼看著鈔票就在不遠處,可是任英這小子拉著自己就不去瓷器行,秦牧要是能開心才怪。只是他不想掃了任英面子,畢竟對方一番好心,而且自己以后也要和任家合作。

    姜月奴唱的再好,可也就是那樣。頂尖歌星的嗓子難道能差十萬八千里嗎?后世歌手歌星那么多,聽都聽不完,還要各種五花八門的樂器來襯托,如今就一把琵琶,她就是唱出花來,秦牧也沒覺得多了不得。

    他一心想著買茶壺好呢還是買花瓶。要不一樣買幾個?

    可是突然之間聽到姜月奴唱起《探清水河》,可把秦牧嚇了一跳。怎么自己偷偷唱給任瀟瀟和小桃的歌,她也會了呢?所以不由望向月奴皺起眉頭。

    任英一看情況不對,秦兄弟不但不高興,好像還有點生氣,立刻一拍桌子:“什么爛曲子,給本少爺停!”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