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大宋混世魔王 > 第三章 我不同意
    第三章 我不同意
    作者:憑魚躍   |  字數:3504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12:04  |  分類:

    歷史小說

    也就是大宋沒有炸彈,否則他們一定會說,眼前的場面就好像一顆炸彈扔進池水,當時就炸鍋了。

    好,你個小娘子有種,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知道不知道在座的都有誰嗎?那個誰誰誰,侍郎的兒媳,那個誰誰誰,太師的孫女,那個誰誰誰,諫義大夫的老娘——這個歲數大點,戰斗力不靠譜,但是不怕,還有那么多中年青年娘子,一起打你一個還能怕了你?

    不過女人的斗爭,是靠嘴的。當然沒有誰會摞胳膊挽袖子,十幾張嘴就足夠了。

    一時雞飛狗跳亂成一團。

    秦牧覺得腦袋大了一圈。

    這真是無妄之災。你說你吃飽了撐的和人家叫板?又沒耽誤你吃又沒耽誤你喝。你要看就看,要買就買,沒人攔著你買,也沒人攔著你走,何苦要惹人厭呢。而且是犯眾怒。

    關鍵是,還是一個單挑一群女人。

    一個女人等于五百只鴨子。這里的女人數量,足夠開養鴨場了,還是超大型的。

    秦牧自問己方毫無勝算,趕緊溜才是正道。

    他攥住任瀟瀟高舉的手臂,使勁拉了下來說道:“走吧,別折騰了?!?/p>

    “我沒有折騰,是她們先動手的?!比螢t瀟根本不服氣。

    秦牧郁悶。

    人家哪根手指動你了?還先動手……

    道理是講不通的,秦牧手下用力,拉扯著任瀟瀟就要出門。

    他想走,人家還不干了。當時就有一個寬寬的身子擋在門前。

    “不許走,鄉下人撒完潑就想溜,當我們汴梁人是好欺負的嗎?”

    秦牧看著眼前半邊門板一樣的女人,真覺得繞不過去。她都快把門堵死了,留下的口子連任瀟瀟這樣苗條都擠不過去。

    秦牧看了看王泰,王泰也一臉尷尬。

    要是動手,王泰自然不怕。雖然各位富的貴的娘子都帶著家丁,可是王泰絕對有信心把他們都打趴下。但是人家的家丁也不動。家里女主人之間的戰斗,家丁摻合什么。

    這點自知之明大家都有,否則哪能在大戶人家混。

    吵架沒準還是女人的樂趣呢。哪個家丁肯傻乎乎的出頭?簡直是找死不要太快。所以店里面的男人沒一個動的。

    任瀟瀟自然不怕,她底氣十足,只是這時候沒人跟她理論是不是能拿的出寶貝,全是葷的素的一起上。但憑嘴上本事,任瀟瀟自信還是能打兩三個的,可是四周十幾個戰意盎然的對手,她就是喊破了喉嚨,也蓋不住對方人多呀。

    很快任瀟瀟的聲音就被淹沒了。

    眼看鬧得不可開交,就聽鐺鐺鐺幾下鑼響。眾人不由得暫時停下嘴巴,望了過去。

    二樓走下來一個人,手里提著一個小號的鑼。

    “諸位諸位諸位,怠慢怠慢怠慢?!眮淼氖堑赇佌乒?,王麻子。

    王麻子是王家首飾店的老掌柜了,平時都在二樓坐鎮,等閑不會下來。今天是聽下面亂糟糟不成體統才趕緊出面。

    這個小鑼就是他特意準備的。首飾店基本全是女人,萬一出點什么事,也是女人之間的麻煩,全是嘴上功夫,他要插話都插不進去,所以特意弄個小鑼,看你們嘴厲害還是鑼厲害。

    眼見場面稍微平靜,他才轉身走向任瀟瀟。

    王麻子是了解大概之后才下來的,知道問題出在這鄉下娘子身上。他也有點生氣,你一個鄉下人,跑到汴梁城最大的首飾店,不老老實實的買東西,扯什么旗號呀。你知道這是誰的買賣嗎?你知道這里都站著誰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如今之計,很簡單,趕出去了事。算是圓了在場諸位貴客的面子。

    至于鄉下人的面子?她有面子嗎?沒找她要損失就不錯了。

    王麻子才不信一個鄉下人有什么寶貝呢??尚χ翗O!汴梁城是什么地方?全天下的寶貝都在這里,你一個鄉下土包子說自己的才是寶貝,簡直就是撿起驢糞蛋,硬當豆沙包。

    王掌柜都懶得看一眼任瀟瀟的所謂寶貝,直接說道:“本人王麻子,是店里掌柜,替東家照顧生意。這位小娘子,小店招呼不周,還請擔待,改日再登門致歉。你且先去逛逛別家吧?!?/p>

    一番話說的還挺得體。

    他先說自己只是個掌柜,不是東家,這樣說錯什么,別怪東家,只怪他個人。免得影響招牌。

    然后他不能說小店寒酸不入你眼。要這樣說,等于把貴婦全得罪了。你的店鋪寒酸,那我們來干嘛的?他不能這樣說。

    王掌柜只能說招待不周。招待不周是店伙的素質問題,是下人不夠檔次,和商品和客人無關,這樣就把店和客都摘了出去。至于登門道歉全是場面話,他連地址都不問,去哪登門呢。

    最后一句才是他要說的,你哪涼快去哪,別在這礙眼了。

    任瀟瀟如何聽不出他話里的意思,頓時火更大了。

    合著你也看不起我呀,不問青紅皂白就要趕我走。我要這樣走了,還有什么臉面在汴梁城里逛游,豈不是走到哪里都被人恥笑!

    現在任瀟瀟就是鞭子抽她都不走了。

    “王掌柜?!比螢t瀟甩開秦牧的手說道:“你這話奴不愛聽了。你說你的店伙計招呼不周,那你應該讓他們給我賠禮道歉,為何一句話不提,反倒要趕我走呢?我家也是做生意的,做生意的哪有這個道理?”

    王掌柜一愣。小娘子牛呀。敢在我面前提做生意。你家也是做生意的,你什么生意,敢和我百年老店相提并論。笑話。

    還敢跟我提道理,我到要讓你看看什么叫道理。

    做生意和氣生財,王掌柜怎么會不知道這個道理呢。所以他對任瀟瀟可以說也算客氣,沒一個字責怪對方,反倒把錯歸在自家伙計身上,只是請她離開,還送上道歉,其實是很委婉,留了面子給任瀟瀟了。否則一個鄉下人,廢這么多話干嘛,敢來鬧事,直接趕出去。

    奈何對方不領情!難道是年紀太小聽不出我話里意思?又或者誠心來搗亂?

    如果誠心搗亂就不好說了。

    王掌柜留神看了肯任瀟瀟,從頭到腳擺明一個鄉下小娘子。再看她身邊這位小郎君,長的一表人才,穿的人模狗樣,可是這衣服真新,昨天剛做的吧。為了進城才做新衣服,標準土包子。

    王掌柜想來想去,覺得這就是倆傻瓜。于是不再客氣了。

    “怎么著,小娘子想教我王麻子做生意的道理嗎?”

    “豈敢,王掌柜年紀比我大,道理自然是你懂的多?!比螢t瀟毫不示弱:“不過道理之上,還有實力?!?/p>

    “呦呵!”王掌柜差點氣樂了。你跟我比實力,行,放馬來吧:“看起來小娘子這實力要比咱家這鋪子強了?”

    “就是這個意思?!比螢t瀟一伸手臂,說道:“我腕子上戴的這個東西,你鋪里如果能拿出一個比的上的,我馬上爬著離開汴梁城?!?/p>

    王麻子看了看任瀟瀟伸出來的手臂,一截嫩黃的袖子擋著腕子,不知道他腕子上戴的什么。想來無非是鐲子而已。

    王麻子還以為任瀟瀟有什么了不得的東西,誰知就是腕子上的玩意,這東西全天下能有比的了王家首飾店的嗎?可笑,可憐。

    他一點沒猶豫,點頭道:“你這小娘子可要和老夫賭一把?”

    大宋賭博泛濫,開國皇帝就是好賭之人,有這個榜樣,下面人好的了嗎。大事小事都可以用來開賭,何況這么精彩的事情。

    “你若不怕,我自然不會反對?!比螢t瀟根本無所謂。

    “好,賭了?!蓖趼樽颖緛磉€想給任瀟瀟留點體面,可是眼看對面氣焰囂張,他半點同情心也沒了,你想死就去死:“若是我家店鋪拿出了比的上你手腕上的東西,你就爬出汴梁?!?/p>

    “好,要是拿不出呢?”

    “我爬出汴梁?!?/p>

    一片唏噓聲音響起。這可是豪賭。當然不是說錢多錢少,在座各位哪個也不缺錢,可不缺錢的人更看重的是面子。這間首飾店可是汴梁頭號,后面的東家地位尊崇,王麻子雖然只是個掌柜的,但是宰相門前七品官,何況他經營這么久,本身也有足夠的地位了。

    拿自己的名聲地位和一個鄉下人對賭,簡直是豪邁!一時之間,貴婦們看著王掌柜臉上的麻子都覺得順眼不少。男人氣!

    “你爬出汴梁對我有什么好處?!比螢t瀟卻不要這個條件。

    眾人都吃了一驚。你是怕了還是傻了?這條件不敢接嗎?

    “那你說怎樣?”王掌柜有點怒了。

    “我贏了,我也不要你爬。你呢,是汴梁城人,我呢,在這里人生地不熟。本來呢,我只是來汴梁買瓷器,順便走走看看。如果我贏了,就麻煩王掌柜給奴做個東道,介紹幾件真正好瓷,如何?”

    任瀟瀟多聰明的人,她才不會無端的結了冤家。王掌柜爬著走還是倒立走,對她有什么好處?還不如猴戲好看。

    任瀟瀟扯起了旗桿,就懂得什么時候放下。她贏了,出了氣就足夠,順便再結個善緣。里子面子全有了。

    王麻子看了一眼任瀟瀟,沒想到小娘子還真懂做生意,知道和氣生財。合著之前是故意氣我?這鄉下人還有點意思。

    “那就如小娘子所言?!蓖趼樽哟饝?。

    其實任瀟瀟的手表有店伙計看到,知道自家店里沒有比的了的東西。別說自家店,就是全汴梁也沒有這玩意。誰知道一個鄉下人哪里得來的寶貝。

    可是王麻子和任瀟瀟放對,這樣熱鬧哪能不看,一群貴婦把他倆圍在正中,店伙被隔到了外面。他的身份又不能大喊大叫提醒掌柜的注意,所以只能瞪眼干看著。

    “好,既然如此,我不能占小輩的便宜。你若輸了,就當眼前事沒發生過好了?!奔热粚γ娑?,王掌柜也不過分,他就想趕緊了了這事:“既然談好了賭約,小娘子就請出寶貝,給我們開開眼吧?!?/p>

    任瀟瀟點點頭,剛要挽起袖子,就聽有人說道:“且慢!我不同意?!?/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