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大宋混世魔王 > 第二十章 王教頭
    第二十章 王教頭
    作者:憑魚躍   |  字數:4766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12:04  |  分類:

    歷史小說

    來到韓城縣時候,已經過了中午。

    一路上任瀟瀟不斷看著手表。她已經知道指針對應的時辰了。其實這一點不難。

    任瀟瀟跟秦牧講起過,大宋的一晝夜分為十二個時辰,每個時辰再分為八刻。這樣算來,一刻相當于十五分鐘。表盤上一個刻度是十二分鐘,和古時候的刻差不了太多。在這個無需精細計時的年代,這種誤差就不是誤差。

    進城門時候,任瀟瀟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說道:“都到午時七刻了,怕是未時才能到家?!?/p>

    小桃也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說道:“七娘說的是?!?/p>

    秦牧忍不住想笑。這倆小姑娘一路上就好像兩尊老式座鐘,每隔十分鐘一打點。還好兩人都青春年少聲音動聽,才沒讓他感覺煩心。

    守城的兵丁看的目瞪口呆。

    大宋朝誰見過手表呀。城里人靠聽鐘鼓獲得時間,就這樣也不過是知道個大概,要精確到幾刻,需要用漏壺。除了衙門和大戶人家,老百姓誰伺候那東西,麻煩都不夠麻煩的。

    可是眼前的任家小娘子只看了看手腕子上的銀鐲子,就報出準確的時辰,簡直是妖孽。這鐲子莫非是寶物?

    雖然不知道她報的準不準,可是看太陽在頭頂的位置,還真差不了太多。既然這時空沒有隨身攜帶的計時工具,那么人們自然練就了看太陽看影子估摸時間的本事。

    任瀟瀟得意的一笑,頭也不回的進了城。

    到了任府,小桃陪著任瀟瀟進去內宅,她要先和爹爹溝通好。

    秦牧這次待遇不同了,再不用在門房等候,直接就被安排進了二進院落。這也是任員外會客的地方。正房同樣的坐北朝南,東西兩邊是廂房,院中花香陣陣,很是幽靜。

    秦牧就在西廂房等候。因為有任瀟瀟的吩咐,任府的丫鬟自然不敢怠慢,各種時鮮果品擺的眼前滿滿當當。

    秦牧走了一路也有點渴,就拿起茶水,剛要喝,就聽門簾響起,接著一聲斷喝,嚇了他一跳。

    “你這猢猻,今天卻向哪里逃?!?/p>

    秦牧抬頭一看,認識,任府的王教頭。想起上次的事,秦牧明白了,肯定是有人打了小報告。

    上次自己跟著任瀟瀟跑了,躲過王教頭的怒火,今天又送上門來,王教頭哪能不來找自己麻煩。他聽小桃說起過,王泰是個很嚴厲的教頭,對任府忠心耿耿。那天自己在碼頭丟下三少爺就跑,被他看在眼里,王泰認為自己有愧任員外的信任,早就想教訓秦牧一頓,以正家風。

    “王教頭,有話好好說?!鼻啬吝B忙起身,放下茶杯說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等一會七娘子過來你自然明白?!?/p>

    王泰大怒。

    他是靠本事吃飯的人,一身棍棒拳腳功夫很是了得。這樣的人天生討厭沒本事的幸進之徒。在王泰眼里,秦牧就是標準的幸進之徒。小白臉一個,只憑一身好皮囊,就騙的任家七娘子五迷三道。身為家丁,臨陣不說護住主家,反倒比主家跑的還快。這樣的人,留著何用。

    王泰上次就想打一頓趕走了事,可沒想到秦牧溜的快,沒抓住他。王教頭總不能跑到吳家莊去執行家法。那不合適。今天聽手下說這廝又來了任府,還進了二進院落,王泰更加怒了。

    才幾天不見,七娘子對他是更加寵信了。一般家丁哪有資格來二進院落。這里是接待貴客的地方,一個新進的家丁,憑什么在這屋里待著?還不是騙的七娘子歡喜,想引薦他給任員外。

    放著王教頭在此,斷不能讓此事發生。

    王教頭在任府也是有身份的人,打跑一個小小家丁,那是他份內的職責,任員外絕不會怪罪。甚至說不定還會暗地里點頭,畢竟有些事他不好出面。不能指著小白臉對女兒說這是個騙子,仗著漂亮專門騙小娘子。

    王教頭抬手就抄起了棍子。

    家法還是用棍子執行比較好。王教頭功夫強悍,說打斷你一根骨頭絕不會打斷兩根。

    秦牧一看這情況不對,若是任由他出手,怕是等不到任瀟瀟回來自己就被打死了。就算不死也是個殘廢。這時候別說呼喊任瀟瀟了,就是叫老天爺都沒用。王教頭這一臉正氣,一身怒火,那是都凝聚在棍子上了。

    秦牧也不廢話,一彎腰就把冷鋼大狗腿抽了出來。

    進城之前,他特意換上了原時空的鞋子。至少穿著舒服跑的快。再順手把大狗腿綁在小腿外側,用褲腳擋著。城里太危險了,動輒就是拳腳棍棒,雖然自己這次是去任府,但是加點小心也沒錯。有刀子在手,總好過赤手空拳。

    王教頭吃了一驚。

    他沒想到秦牧敢還手!

    以王泰在任府的地位,他要教訓家丁,哪個不得乖乖聽著,他棍子揮起來,手下人只能立正挨打,這樣他還下手輕些,若是有人敢躲閃,那他手下得更重??山裉煨傲碎T了,第一次遇到有人敢還手。

    秦牧彎腰的時間,夠王泰給他腦漿都打出來了,可是王泰沒動。他看秦牧的動作,就知道對方要掏家伙。雖然大宋的武人習慣刀子跨在腰間,但是各種暗器藏哪的都有。秦牧彎腰肯定是要掏家伙了。敢在任府掏家伙,還在他王教頭眼前,王泰心里的怒氣值猛漲,直接爆了表。

    他本來想打斷秦牧一條腿,再扔出城外,現在改了主意。一條腿太便宜他了,不留下一手一腳,小白臉別想活著走出任府。

    王泰本想著秦牧一動家伙,自己馬上就出手。以他的功夫,三個秦牧一起上,他綁著一條胳膊都輕松打死,可看到秦牧掏出家伙之后,王泰愣了。

    因為秦牧手里這把刀!

    這把刀太怪異了,王泰從沒見過這樣的刀子。

    大宋的刀子大部分是直的,少部分有弧度也是向外彎曲,可小白臉這把刀是向里彎曲。全不對呀,這樣能砍人嗎?可是細想一下,這樣的弧度也許砍人更方便。

    武人哪有不愛刀的,就像文人喜歡筆墨紙硯一樣,近乎本能。更何況秦牧這把刀子不止是弧度奇怪,顏色更奇怪。除了刀鋒帶著一抹冷色,其余部分漆黑一片,看著就那么邪性,那么讓人恐懼,甚至,說白了,看著就想搶過來。王泰看過的刀比秦牧吃過的鹽都多,他一眼看出這刀子的不凡。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秦牧如今身懷利刃,甚至可以說是寶刀,卻半點功夫不會,靠著一張臉坑蒙拐騙,還??有∧镒?,還坑到了任府,坑到他王泰當教頭的地方,那對不起了,這刀子歸俺老王了。

    騙子,能算人嗎。騙子,不配擁有寶刀。金簪送美人,寶刀配英雄。唯有他王泰,才配掌握這把寶刀,殺人除害。

    秦牧雖然年輕,卻不幼稚。王泰的心思簡直都寫在臉上。想來他也根本沒必要在自己眼前隱藏什么。只要自己敢動手,王教頭絕不會給自己半分機會。

    他帶刀可不是為了對付王教頭這樣變態的功夫高手的。沒有AK47傍身,秦牧絕不相信自己干的過人家。王教頭一個人干翻了一碼頭人,棍棒拳腳無數,都對他沒半點威脅,自己拿著把刀算什么,給人送菜嗎?

    不過秦牧根本就不會動手。他唯一目的就是拖延時間。

    拖得一時半刻,任瀟瀟回來就沒事了。

    “王教頭,你認識這把刀嗎?”秦牧一開口,把王泰剛要動手的心就給打沒了。

    是啊,這刀子他根本不認識。自己都不認識的刀子,想來整個韓城縣也沒人認識。既然沒人認識,那這刀子叫什么呢?這樣明顯的寶刀,不可能沒名字。自己就算搶過來,如果這小白臉不說,那他王泰連刀的名字都不知道,日后帶出去,朋友問起來怎么回答,豈不是惹人笑話。

    王泰泛起了猶豫。

    不過轉眼又想,管他叫什么名字呢,反正先搶過來再說。

    秦牧一直盯著他的臉,眼見對方眉頭一立,就知道言語沒框住他,這是要動手。他也不猶豫,立刻倒轉刀鋒,刀把向前輕輕拋了過去:“王教頭,你好好看看這把刀?!?/p>

    王泰一生大小爭斗無數,當然知道王泰只是扔過來給他接著,不是耍飛刀要他命。寶刀在眼前,王泰本能的就抄在手里。

    刀一入手,王泰幾乎忍不住要大喝一聲:“好刀!”

    這把刀太好了。長短輕重,俱都合意。而更神奇的是握在手里竟然有和手臂融為一體的感覺。

    這就是二十一世紀科技和古時候作坊的區別。

    冷鋼大狗腿的設計經過不知道多少道科技,從原材料選擇到制作工藝,都遠遠不是大宋可以比較的。這刀子在二十一世紀也是巔峰的幾款,何況在千年前的古代。而且后世的人體工程學,是本時空根本沒有的概念。

    簡單說,就是大宋的刀子只考慮夠不夠硬,夠不夠利,但是不考慮好不好使,或者說很少很少考慮使用者的感受。

    這把大狗腿就不同了。這個造型是從不知多少款設計中選出來的,不但刀柄的材質是本時空沒有的,對使用者更加友好,更因為它的重心剛好和使用者的發力點重合,所以使用者會有一種毫不費力的感覺。

    王泰握住這把刀,完全不用發力,寒光已經四射!

    明明是很有份量的一把寶刀,握在手里卻恍如不存在,然而只要稍微揮動,卻處處是刀鋒。

    這刀子太好了。

    王泰握在手中,一時都忘記了秦牧,甚至忘記了時間,只把刀子擺到眼前,一雙眼仿佛望著情人一般,一寸一寸在刀子上滑過。

    秦牧留神看著,防備王教頭清醒過來給他一刀。

    “這把刀,有什么名號?”王泰終于忍不住開口詢問。若是不知道這把寶刀的名號,他是渾身都不能舒服。就好像遇到一見鐘情的美人,卻不知道對方姓甚名誰,家鄉何處。

    “……”秦牧猶豫了。倒不是他不肯告訴王泰,而是這刀子沒名字。

    古時候十大神劍什么的,各自有名號。干將莫邪魚腸承影,那是因為不是批量生產,量太少,每一把都是獨一無二,所以可以起名字。

    冷鋼公司一年出好幾款刀子,一款刀子幾萬十幾萬甚至上百萬的制造,那能每把刀子都有名字呢。

    秦牧一直管這把刀叫大狗腿,可是看王泰臉上那看情人一樣的神色,要告訴他這刀子叫大狗腿,那自己恐怕當時就得躺地下。不為他之前在碼頭逃跑,只因為他不尊重王泰的情人。

    你要是告訴人家這大美人叫狗剩,看看人家揍你不揍你。

    秦牧腦筋飛速轉動,從自己看過的小說,玩過的游戲中檢索著。

    “王教頭,這把刀喚做九轉軒轅斬?!边@名字霸氣十足,想來王教頭不會不滿意。

    “原來寶刀是這個名號?!蓖跆┯沂殖值?,左手輕撫刀鋒,還未貼上刃口,一股寒氣已經逼迫過來:“好刀!好刀,卻不知此刀為何喚做九轉軒轅斬?”

    秦牧一愣。難道這是附加題?不是告訴你名字了嗎,還問那么多干嘛。為什么叫九轉軒轅斬,那還不是哪本不知名小說里面這么寫的嗎。

    可這話不能對王泰說。

    秦牧稍一思索,說道:“軒轅乃是皇帝嫡傳后代,取名軒轅,自是因為此刀有皇帝的霸氣。而軒轅又出自有熊氏,有熊一族以黑熊為旗,此刀全身烏黑,更是應了軒轅之傳承。所謂九轉,那是因為制刀不易,傳說是歷經一個兵器世家九代人的鍛打,才得此一刀。和此寶刀相比,其余刀劍恍若朽木,一斬而斷?!?/p>

    “原來如此,果然當得起九轉軒轅斬之名?!蓖跆┞牭角啬吝@番解釋,更覺得手中寶刀不是凡品。

    三皇五帝的傳說在宋朝就存在,王泰自然知道這個皇帝不是現在大宋朝那個,而是更古時候。古人的古人,肯定好過現在,要不怎么古時候有干將莫邪現在反倒沒有名刀了呢。

    沒想到自己今天能見到絕世好刀,王泰舒服的每個毛孔都張開了。自然沒了殺意。

    懂得這么多名堂的小白臉,也許不是那么壞。若是他肯送刀子給我,定要在任員外面前給他美言幾句。

    “王教頭,這刀子在我手里就是殺雞屠狗,砍柴伐木?!?/p>

    王泰聽到秦牧竟然用這把絕世好刀干著屠子和樵夫的活,好懸沒給氣死。這還有天理嗎,自己那把刀子,比起九轉軒轅斬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可說就是垃圾,但是自己從來都是小心伺候,哪知道這小白臉竟然如此糟蹋寶貝。且看我不揍死……

    沒等他動手,秦牧接著說道:“我是半點也不會用這刀,如果王教頭喜歡,不妨拿去。這刀砍柴有點輕,殺雞有點長,不太合適?!?/p>

    “果真送給我?”王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是萬般想要這把刀子,可之前覺得小白臉不是好人,可以理直氣壯去搶,現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態度,覺得秦牧這個小郎君還是可以談的來的, 就不好意思明搶了。

    想要又不能搶,王泰矛盾的要抓狂,如今聽說秦牧要把刀子送給自己,高興的都懷疑在做夢了。

    秦牧瀟灑的一擺手說道:“王教頭,你有所不知,其實我不喜歡玩刀,槍才是我的強項!”反正吹牛不用打草稿。

    “好,秦兄弟,我王泰領你這份情了?!蓖跆┮菜欤骸案娜瘴医o你尋一把好槍,再傳兄弟你幾路槍法,包你打出威風!”

    “……”秦牧無話可說了。

    他說的槍,可不是大宋的長槍,那得是噴子彈的槍才行呀,你王教頭哪里去尋呢?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