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大宋混世魔王 > 第九章 無妄之災
    第九章 無妄之災
    作者:憑魚躍   |  字數:4637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12:03  |  分類:

    歷史小說

    秦牧站在城門之前,只覺得門洞幽深,城墻高大,不由自主的泛起一股無能為力的感覺。

    這和他在二十一世紀逛古城的感受截然不同。當時,不止是秦牧,包括所有的游人,沒有一個對古城墻表現出敬畏之心。實際也沒辦法敬畏。那時候城門前站的是檢票員,他們手里可沒提著槍握著刀死盯著游客。而且后世的城墻純粹就是風景,你想上就上,沒人攔你,只要肯掏錢。

    容易得到的,很少有人會珍惜。就好像餓了就買個饅頭吃,你會珍惜饅頭嗎。但是如果三天沒吃飯了,眼前只有一個饅頭,需要用全部身家去換,而且換完以后還就再沒有吃的了。你看會不會珍惜這個饅頭。

    但是到了宋朝,一樣的城門,一樣的城墻,意義完全不同。這可不是給錢就讓上的地方。城墻不是風景,而是御敵的防線,是保命的手段??纯闯情T前的兵丁,還有城頭飄揚的旗幟,自然泛起肅殺蕭瑟之意。

    小桃繳了入城稅,一行三人穿過城門,再穿過甕城,來到了城內。

    按照秦牧的估計,從吳家莊到縣城,大概不到十公里。

    任小娘子這架馬車制作很精巧,從車轅到車身到車轱轆,每個部分都很細致。就連馬鞭子都有一個對應的孔,停車時候,可以把鞭子握把插在里面,非常方便。

    鞭子插入孔里的部分近乎垂直,于是出發之前,秦牧用指甲在鞭桿的影子位置做了個標記。進城之后,再把鞭子插入孔里,現在的影子和之前的標記有個夾角,大概三十度左右,按照經驗,應該有兩個小時。秦牧雖然趕著馬車,但是他和小桃都是步行,步速略快于平時速度。秦牧知道自己快速行走時候,大概四十五分鐘五公里;從吳家莊一路行來,比自己穿越前快走的速度要慢一些,估計五十到六十分鐘五公里。所以吳家莊到縣城,大概齊十公里左右。

    老馬識途。進城之后,不用秦牧驅趕,那馬拉著車子走走拐拐,穿過熙攘的大街,很快就來到一處宅邸前。門前有一排條石做的臺階,臺階上大門敞開,門上是一副匾,寫著任府兩個大字。

    到任七娘子家了。

    小桃讓秦牧把韁繩交給出來迎客的家丁,然后挑起車簾,攙扶著小娘子下來。

    任瀟瀟心里著急,也不多說,只招手讓秦牧跟上,當先進了任府。

    秦牧跟在主仆二人身后,一路四處觀瞧。青石板的路,干凈整潔,兩邊有幾株丁香,正開的茂盛,庭院里面充滿恬淡的香味。

    任瀟瀟轉身進了一個院門。小桃落后幾步,攔住秦牧說道:“秦郎君,里面是內宅了,你不得進去?!闭f著伸手向旁邊一勾,立刻跑來一個家?。骸靶√医阌泻畏愿??”

    “帶這位兄弟到廂房歇著,茶水點心伺候?!闭f完,小桃輕輕捏了捏秦牧的衣袖,小聲囑咐:“任員外規矩大,你切莫亂走動,乖乖聽話?!?/p>

    任員外就是任瀟瀟的爹,任若虛。韓城縣的任員外,人到中年,早已經家財萬貫,妻妾成群兒女成行,按說應該沒什么煩心事,可今天的任員外卻臉色不虞,坐在客廳里面,半晌都沒有言語,只靜靜的望著窗外。

    又過了一會,任員外的大少爺匆忙走了進來。

    “爹,我回來了?!?/p>

    “伯淵,事情辦的如何?”仁家大少爺,名:文,字:伯淵。是任員外正妻生的長子,很得員外看重。

    “朱家還是不肯通融?!贝笊贍斈樕趩?,隱隱有一股怨氣。

    任員外點點頭,說道:“不急。這事成與不成,也不在你。正好小七剛回來,一起見見?!?/p>

    “什么,七妹今天回來了?”大少爺有點吃驚。昨天這個妹妹可才出閣,怎么今天就回來了。任文知道這樁婚事妹妹不同意,也私下替妹妹向老爹求過情。吳家莊那個傻子,哪有半點配的上任家小娘子的鞋跟,爹爹怎么會把妹妹許配給這樣一個人呢??扇螁T外態度堅決,家里人誰都不敢反對,盡管小七一路哭鬧著,婚事還是成了??勺蛱斐黾藿裉炀突亻T,大宋朝也沒這個道理呀。莫不是出了事端?

    “爹,大哥,我回來了?!比螢t瀟人還沒進門,清脆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七妹,回來啦?!比挝暮芟矚g這個最小的妹妹,連忙招呼道:“來,這里坐?!?/p>

    任文拉過一張椅子,讓妹妹坐下,正猶豫著怎么開口詢問,卻聽任瀟瀟說道:“爹,大哥,吳家莊鬧強盜了?!?/p>

    “什么?”任員外本來還拿捏著長輩姿態,聽得這話也有點吃驚:“鬧了強盜,那小七你沒有被強人傷到吧?”

    “沒事,爹爹放心?!比螢t瀟快人快語。

    任家父子看著她全須全尾,臉色紅潤,想來也沒什么問題,不由松了口氣??山酉聛?,被任瀟瀟一句話,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官人,我公公,全死了?!?/p>

    “什么?”任員外還勉強坐得住,任文卻忍不住跳了起來:“你男人你公公全死了?”

    “是啊,都死了?!?/p>

    “怎么死的?”任文焦急的問道。

    “誰干的?”任員外也問道。

    任文略有點尷尬。這是爹在不動聲色的教育自己。人死了,什么事最重要?顯然怎么死的不重要,管他掉井里還是被驢踢。重要的是其中是否關乎自家。所以弄清楚是誰干的才關鍵??蓜e是妹妹殺的吧?任文想到此處,望向妹妹的眼神都變了。他可是知道小七多敢干。

    “不是我,是吳家莊本莊的佃戶。窮的造反。半夜殺進來,宰了吳家父子,然后都跑了?!比螢t瀟一句話就讓父子倆定了心。

    不是小七干的就行。只是這吳家莊的治安也太差了點,雖然小七現在毫發未損的坐在眼前,但是肯定昨夜一晚的擔驚受怕,吃了不少的苦。

    “幸虧七妹你沒事??旖o哥哥講講,到底是怎么回事?!?/p>

    任瀟瀟口才便利,一講起來,滔滔不絕。

    任瀟瀟和小桃一去不回頭,秦牧在儀門外的廂房等的無聊,心想昨天的事情那么詭異刺激,估計任瀟瀟和長輩要敘說許久,自己也不好在任府里面到處亂轉,干等著又浪費時間,不如出門去街頭瞅瞅。大宋的縣城,到底是個什么樣子。

    于是和那個家丁招呼一聲,就出了府門。那家丁也不敢阻攔。一來是秦牧看起來眼生,他不認識,也許是七娘子在婆家新招的家丁,自己不好約束;二來小桃姐挺看重此人,他更不能得罪。反正秦牧要出門,也不是在府里閑逛,犯不了府里的規矩那就無妨。

    秦牧一個人溜溜達達的來到街上,哪熱鬧向哪走。穿過擁擠的人群,走過一間又一間的店鋪,看著吃的喝的買的賣的,打把勢賣藝的,挑擔子賣花的。人聲鼎沸,雜亂中透出繁華。真實的大宋,就這么綻放在秦牧的眼前。

    他不知不覺來到了河邊碼頭。

    韓城縣在五丈河畔,五丈河在城前分出一個支流,穿城而過,再匯入五丈河。如此一來,韓城縣的碼頭就顯得得天獨厚了。除了京城這樣的一些大城市,一般的碼頭都依著河畔天然設立??腿撕拓浳锵铝舜?,離城里還有多多少少的一段距離,顯得很是不便。

    韓城縣碼頭就不同了。因為有一段支流穿城而過,碼頭就在城內,人和貨上船下船都不出城,快捷便利的不是一點半點。所以韓城縣碼頭在五丈河上大大的有名。

    從這里到京師,只有一天的船程,大部分船只都會在韓城縣停留,或者打尖住店,略作休息,或者裝貨卸貨做進京前最后的準備。因此韓城碼頭從早到晚都是忙碌擁擠不堪。

    秦牧自然要上前看看。在想不到辦法回自己時代之前,自己還要在大宋活下去。既然來了這個時代,總不能一直在外圍轉悠。他現在已經從兩個姑娘那里了解了一些當前情況?,F在的宋朝,京師還是開封,沒到臨安。以秦牧貧瘠的歷史知識他也知道,現在的京城,也就是大宋開封府,正站立在全世界的巔峰,被人稱作天上的城市。繁華熱鬧冠絕全球。他當然要去看一看?,F在沒有高鐵也沒高速公路和汽車,人員流動最快捷的是走河運。即使現在不能去京師,也要了解一下船運。

    在秦牧看來,韓城碼頭有點狹小。順著河岸只能能依次停泊四五條船,更多船只只能排隊在河里等候。密密麻麻的搬運工走上踏板,來到船上,搬起各色貨物,再顫悠悠的踩著踏板上岸,把貨物放到各種車輛里面。裝滿貨物的車輛,或者人推或者牛馬拉著,離開碼頭奔向城里各處。

    繁忙卻不混亂,看起來到還是秩序井然。

    然而秩序馬上就將給秦牧展示全新的一面。

    在碼頭西邊,有一個小棚子,棚子離突然爆發出激烈的爭吵。

    “朱儉,直娘賊!”一個高大的漢子指著對面人的鼻子罵道:“老子的船排了這么久,憑什么讓別家船先卸貨?”

    那被罵的人,正是朱儉,韓城富豪朱家的四少爺。他陰陰笑著,也不睜眼看對方,歪著頭回道:“任老三,碼頭是我朱家的,我說讓哪個先,就是哪個先,你算什么東西,來老子地頭吵吵?!?/p>

    “直娘賊?!备叽鬂h子是任員外三少爺,任英,他負責任家船隊貨運管理,今天收到下人通報,說自家的貨船被耽誤在碼頭沒法卸貨,立刻就從家里跑了過來:“你那點子小心眼,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不就是春滿樓的花大姐那點屁事嗎?!?/p>

    “你說是,那就是吧?!敝靸€也不怎么反駁。

    “二十貫,老子也就和花大姐喝了頓酒,還沒梳攏她。我今天給你個面子,花大姐讓你先了,你別給我的船找麻煩?!?/p>

    “花大姐腦袋上寫著任字嗎?她又不是你任家家養的,我朱四需要你任三讓?老子有的是錢?!?/p>

    “好,算你狠。我任英也撂下句話,春滿樓老子從今天起不去了。你馬上給我安排卸貨?!比渭业纳庾龅暮艽?,但是主業是各色果品。五丈河沿岸,方圓幾百里地的出產從鄉間山里逐漸匯集到河邊,再整理裝船,一路運到韓城。

    這個時代,鄉間根本沒有再加工深加工能力,果實摘下來之后,必須盡快運到大城市,發放到市場,否則很快就破損敗壞賣不出去了。但是一路運輸,又是在河上漂泊,總有磕磕碰碰,所以大宗果品都要在韓城集中處理一下。品相好的,直接發送京師,只一日路程,不用太過擔心,至于次一等的,可以發往周邊小一些的城鎮,再等而下之,那就需要制成各色干果蜜餞了。

    正因為如此趕時間,任老三才會在朱老四面前舍了面皮。實在是果子耽誤不起時間。按慣例昨天這幾船貨就應該運到任家庫房了,可誰知道硬被朱老四卡著,到現在船還靠不了岸。青樓倌人重要,還是任家的貨重要,任老三還是分的清楚。

    “啊呸!你這撮鳥。你去不去春滿樓干老子何事。老子的規矩,就是你的家船靠后站。別說你個潑才,就是你老子來了,我朱四也是這句話,靠邊涼快去吧?!敝靸€鳥都不鳥任英。

    任英肺都氣炸了。他可是任家老三,韓城縣響當當的一號人物。本來就趾高氣揚,目中無人,若非為了家里生意,怎么肯對著朱老四低頭??裳垡娮约旱皖^了對方還不罷休,甚至連他爹都給連帶辱罵了。這哪還壓得住火氣,頓時捏緊拳頭,一拳就砸在朱老四臉上。

    朱儉被砸的一個跟頭,鼻血長流。

    “混蛋,你們都是死人,看戲的?”朱儉捂著鼻子罵道:“給老子打!”

    他身邊一群朱家的家丁立刻挽著袖子沖了上來。

    任英也不是吃素的。他回手一招叫道:“干死他們?!?/p>

    于是一群任家的家丁也呼嘯而上。

    碼頭上頓時亂作一團。兩撥人拳頭棍棒起飛,頓時雞飛狗跳,慘叫一片。

    秦牧一看大事不好,趕緊腳底抹油就想溜。

    這場面太刺激了。在二十一世紀,尤其在首都,哪有機會看到這么大規模的群架。兩邊各自幾十條漢子,喝罵著拳拳到肉,棍棍生風。趕緊有多遠跑多遠吧。

    “那小子別跑?!?/p>

    秦牧還沒弄明白,就被人一拳砸在腦袋后面,只打的他眼冒金星。

    “任家的狗腿,哪里走?!眱蓚€同樣青衣小帽的家丁張牙舞爪就要給秦牧一頓暴打。

    秦牧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身份。他可不是外人,衣服上正大大縫著一個“任”字,就好像對方衣服上一個“朱”字,同樣明顯。

    壞了菜了。他被當作任家的家丁被揍了??墒侨ツ恼f理呢?自己這身衣服擺明就是任府的出身。

    朱家碼頭是朱家的重中之重,向來維持秩序的家丁不少。三四個朱家的打一兩個任家的,還有富裕。這群人打慣了的,場面門清。一看秦牧這樣的小白臉,就是菜鳥中的菜鳥,柿子要撿軟的捏,立刻又沖過來倆人,都提著棍棒。

    秦牧很想說:“我新來的,不干我事,我就是一看熱鬧的?!钡钦l會理他。

    大棍子帶著風聲,就向秦牧砸了過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