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大宋混世魔王 > 第七章 高科技的低級應用
    第七章 高科技的低級應用
    作者:憑魚躍   |  字數:4651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12:03  |  分類:

    歷史小說

    吳強是吳家莊吳莊主的佃戶。

    吳家莊大部分百姓都是吳莊主的佃戶,就好像吳家莊大部分土地都是吳莊主的一樣,那么完美統一。佃戶也分層次,吳強無論依照什么規則分類,都是最低等的一個。

    他沒有自己的房子,租住的是吳莊主的房子。上有破瓦,擋得住陽光,遮不住雨水。下有牲口棚,養著一頭耕牛一匹戰馬幾口肥豬。不過這都是吳莊主的財產,他身兼三職,牛倌馬倌豬倌。雖然重任在肩,吳莊主卻不曾給他半個大錢。因為這都是吳強欠莊主的。

    吳強既然姓吳,又居住在吳家莊,打根子上論,百年前也還是吳莊主本家。幾年前,吳強也有三間瓦房,幾畝薄地。自從老娘患病以后,為了給娘治病,吳強賣了房子又賣地,最后連唯一的妹妹也賣出去了,又欠了莊主一屁股債,還是沒留住老娘一條性命。

    自此以后,吳強就只能全身心的為莊主賣命做工。春種秋收,冬夏徭役,一年辛苦到頭,除了落個勉強餓不死之外,剩不下幾文錢。如果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做下去,吳強也許會在某年某月某日,年老力衰,凍餓而死,也算是個了結??山翊?,朝廷又多征了一筆討賊捐。說是南方有方臘作亂,朝廷要發兵討伐。發兵就要用錢,用錢,就得吳強這樣的千千萬萬個百姓掏出來。

    吳強早就被壓榨的半文錢都沒有,哪里還拿得出一百文??沙⒉还苓@個,莊主不在乎這個。管你拿得出拿不出,反正朝廷要錢,就向莊主開口,莊主二話不說,吳家莊人人有份,誰也逃不了。能拿出錢的,還算走運,拿不出來的,女的賣身,男的,充軍

    大宋朝,一無所有的男人,也就這點價值了。

    吳強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終于在這個夜里,吳家莊莊主兒子大婚的日子,帶著一批窮哥們,殺進了吳家大院。

    過程意外的順利。往日里趾高氣昂的護院家丁,完全沒有防備,一通亂棒,再加上四處點火,吳家大院就燒起來了一半。吳家的男女老少,簡直被嚇呆了,膽小的呆呆坐著等死,膽大的也不過如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竄。

    吳強一邊吩咐人去搶劫財貨,一邊帶著幾個最好的兄弟,四下尋找吳家莊的莊主。

    最黑最壞的,就是這人。吳強認為自己和兄弟們變成如今這個鬼樣子,全是吳莊主做的孽。今晚,所有的仇恨,一并報了吧!

    他在大院里面四處亂撞時候,吳莊主正拼命的在砸門。

    東跨院,新郎的新房,房門眼看著一點點被撞的走樣,連撞再砍,房門已經擠出來很大一道縫隙,眼看只要再加一把力,房門就塌了。

    任瀟瀟早就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平時萬般的精明,在明晃晃的刀子面前,沒半點用處。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何況她還不是秀才。一個小娘子,一輩子也不可能有個官身。

    小桃也傻了。這真是天塌地陷了。只要吳莊主沖開大門,看見自己的兒子胸口插著剪子,死的透心涼,那他還能留我們幾個活命嗎?用頭發想也是不能了。

    可憐小桃這一生,才摸到郎君細膩光滑的大腿,還沒盡情享受那讓人心跳的漢子味,就要入土了。

    也罷,至少臨死,還能和小娘子,秦牧郎君在一起。死了,也值得了。

    小桃臨死之前,反倒放下了一切。人死如燈滅,死了就死了,反正活著不能白活。于是小桃轉身保住秦牧道:“秦郎君,和奴奴一起死吧?!?/p>

    秦牧正凝神看著外面的動靜,冷不防被小桃這一下,差點摔一個跟頭。沖擊力太大了。

    “呸!誰說要死了?”秦牧一把抓住小桃,順手也扯過任瀟瀟:“我沒死,誰都不許死!”

    任瀟瀟聽了這話,崩潰的心理突然有了一些秩序,能哆哆嗦嗦的發出幾個字了:“你,你,說,咱們可以,不死?”

    “我沒說!”秦牧立刻搖頭否定。

    任瀟瀟白眼一翻,差點暈死過去:“那你剛才又那樣講。是什么道理?”

    “我說的是,我沒死,誰都不許死?!边@時的秦牧,突然展顏一笑,好像陽光灑入冬雪,任瀟瀟和小桃的心,莫名的有了一絲生機。不管這男人顛三倒四說的什么,只看到這一副笑容,就好像天大的危險,也都不算事了。

    “快點給我砸開!”吳莊主咆哮著。他人到中年,但是耳不聾眼不花,早聽著遠處吳強的聲音,正越來越靠近這里,哪能不著急呢。

    哐當一聲,大門四分五裂。

    吳莊主一把推開眼前的護院,小跑著進到屋內。身后護院跟著一擁而入。

    “??!我的……”只聽得吳莊主大叫一聲,突然就呆在了當場。

    這聲音簡直不是人聲。尖銳中夾雜著恐懼,遠遠的傳了出去。

    吳強給吳莊主干了這么多年的活,早就熟悉了他的聲音,聽到之后,立刻調整方向,直奔東跨院而來。

    吳家莊上下幾十口子,院落重重疊疊,但是整體來說,也就中間大院和東西兩院。吳強已經殺到了中間,到東跨院不過是幾十步。他心口一團怒氣,隨著火光越來越暴躁。

    老娘的死,妹妹的被賣,失去房屋,失去田地,這么多年的當牛做馬,一切的一切,都著落在吳莊主身上。今夜,他吳強就要把所有公道都討回來。

    三步并作兩步,吳強跨入了東跨院。

    誰知道才跨進院門,就見正房里面噗嚕嚕的跑出一票人來。一個個腳歪眼斜,握著火把的手不斷顫抖,地上的影子也胡亂扭曲,仿佛失了魂魄一般,直愣愣的向著吳強一行人沖過來。

    借著火光,吳強看的清楚,打頭的正是吳莊主這老兒。

    “你這腌臜老兒,納命來吧?!眳菑姶蠛鹨宦?,手里樸刀直取吳莊主的頸項。

    吳強正當壯年,又一直喜好武藝,對付一個半老的老頭,完全不用擔心失手。只是他看吳家護院也是不少,足有七八個人,和自己身邊兄弟差不多少,所以不敢拖延時間。一出手就是搏命的招式,同時也防著那些護院的救援。

    誰知道那些看家護院的家丁,仿佛就跟沒看到吳強一樣,沒看到他的人,也沒看到他的刀,腳步虛浮,卻片刻不停的叫喊著,繞過他們身邊沖出了院子,跑的不知道有多快。

    這等好機會吳強那能放過。

    只一刀,吳莊主腦袋就離開了脖子,噴灑著一捧血跡,滾落地上。

    吳強預計中的廝殺根本就沒有發生,這讓吳強和他的兄弟們有點摸不到頭腦。

    “吳大哥,你看!”有個兄弟突然指著地上的人頭,對著吳強帶著顫音叫道:“這是咋啦?”

    吳強低頭望去,只見吳莊主的人頭翻滾幾圈之后,恰好卡在一處石縫里面,沒有倒地,反倒如生前一般直立著。臉上的肌肉扭曲在一起,雙眼還睜的大大的,眼神中滿是恐懼,仿佛在躲避什么東西,即使只剩下個腦袋,也在拼命向前逃竄。

    一股冷意從吳強的脊椎升起。

    鬼!

    這院子里面有鬼!

    若非有鬼,那些護院怎么能嚇的如此模樣。

    吳強望了望周圍的兄弟。眾人無疑都想到了一起,眼神中同時泛起了懼意。院子中,不知不覺沉寂了下來,每個人連手指也不敢動一下。

    “桀!桀!桀!”突然之間,一股難聽至極的聲音響起。

    吳強下意識的抓緊手中刀,抬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里正是吳莊主一伙人逃竄出來的房間。房間里面昏暗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又恍惚似有一些東西,影影綽綽的動著。

    “誰在裝神弄鬼,給爺爺滾出來!”吳強是這群人的頭領,自然不能就這么認慫。他仗著自己年輕氣盛,雖然心底怕的要命,也勉強控制著身體,沒當場轉身逃命。

    “哦,桀!桀!桀!”那聲音又響了起來。吳強等人聽在耳中,就好像殘破的鋸子,在石頭縫里面拉扯,要多難聽有多難聽。一干人中膽小的已經腿肚子轉筋,幾乎癱倒。

    “你,要,我,出,來?!?/p>

    “出來!”吳強縱然再大膽,也不敢給鬼當爺爺,不知不覺嘴上都慫了一半。

    “你,讓,我,出,去,那,我,就,出,來,吧?!笨植赖穆曇粼俅蜗肫?。吳強收回指向前面的刀鋒,顫悠悠橫在胸前,腳下忍不住退了三四步。

    那房間的大門破爛不堪,偏偏兩旁的窗戶完好無損。鮮明的對比,說不出的詭異。

    吳強勉強穩住自己心神,使勁望向房內。

    突然,房間內走出一個怪物。

    只見他膀大腰圓,魁梧無比。

    若是一個人膀大腰圓,吳強當然不會害怕??蛇@怪物不是人啊。這世上哪有人長著兩個腦袋。

    這怪物一個腦袋死人一樣垂著,眼睛鼻子嘴巴,血紅的顏色,一股又一股流淌;另一個腦袋倒是正常,但是嘴里卻伸出一只手,那慘白的手指,正對著吳強等人,仿佛下一刻就要從嘴里伸出來,掏出他們的心肝肚肺。

    吳強發一聲喊,轉頭就跑。眨眼間院子就沒半個人影,只剩下一地的火把刀槍棍棒糞叉子。

    “桀!桀!桀!”秦牧從嘴里掏出那個人手,揚天大叫。

    “求你別叫了,人都跑光了。再叫下去,你嚇不死別人,把我們先嚇死了!”任瀟瀟顫抖的聲音從屋里傳出來。

    秦牧趕緊撤回屋內,把房門虛掩上——想關也關不了,早就被砸爛了。

    任瀟瀟和小桃蜷縮在角落,根本不敢靠近秦牧。

    雖然這一切也有她們的幫手,可現在看起來,秦牧還是妖魔鬼怪一般,即使知道底細的她倆,也渾身亂顫。

    就在破門前,秦牧飛快的對著兩人說了一句話:“裝鬼!”

    任瀟瀟和小桃完全不知道秦牧是什么意思。好在秦牧根本就不跟他們廢話。他一把抽出了尸體上的剪子,然后發瘋一般的剪下了新郎官的一只右手。本來他還想把另外一只手也弄下來,可是實在是時間來不及了。

    然后隨手沾著新流出來的血跡,把新郎官打扮一番,弄的五官出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這時候秦牧充分發揮了原來電腦作圖訓練出來的技能,簡單幾個處理,就讓一個普通的死人頭變得恐怖異常。要知道當時為了賺錢,秦牧可是什么活都接的。像這樣處理個圖像,太小意思了。

    接下來就讓任瀟瀟和小桃幫忙,先把自己衣服脫掉,再把武大郎捆在自己背后。這一步稍微費了點時間,畢竟武大郎死了一段時間,身體有點硬。不過還好,這是任瀟瀟的新房,趁手的家伙事還有。像布匹繩子什么的,都不缺。

    三兩下把武大郎斜背在背上,然后再穿上新郎官的衣服,于是一個身子倆個頭的怪物,就這樣被創造了出來。

    同時,秦牧也沒讓任瀟瀟和小桃閑著。人血管夠,技術現成。再幾筆把倆姑娘變成倆女鬼。只靠化妝,當然差點意思,但是秦牧來自后世,見多識廣。那些街頭魔術看的多,也知道一些障眼法。

    正好這時候的衣服寬大,他讓兩人分列左右,同時一板一眼的給她們擺好姿勢,再加上幾塊沾血的白布,弄的倆人上半身和下半身,好像分開兩節一樣,中間似乎沒有東西連著。

    秦牧自己在站在正中間,把一截斷手咬在嘴里。

    其實整件事最困難的反倒是這一下。畢竟一個人的腕骨也是很有直徑的,武大郎身材短促,腕骨卻是不小。不過為了活命,秦牧也豁出去了,在險些噎死的情況下,成功的叼住這只斷手。

    吳莊主急急忙忙的沖進屋里,火光搖曳之下,只見這么一副人間地獄的模樣。一個雙頭鬼,兩個斷身鬼,不死不活的盯著自己。

    任瀟瀟和小桃這時候早就嚇傻了。若非秦牧特意安排她們靠著床站立,這倆早就先癱軟了??杉幢闳绱?,還是忍不住的顫抖。

    她們不顫抖還好,一顫抖,反倒好像斷身鬼活了過來,把吳莊主一伙嚇的吱歪亂叫。

    秦牧也有點受不了了。畢竟人生第一次,嘴里咬著一個人的手,還是自己親手取的食材,可說新鮮至極。他忍不住喉頭犯惡心。一時間只想吐出來。

    這下可不得了。要說斷身鬼雙頭鬼是非??植?,已經把眾人嚇得魂飛魄散了,但是比起嘴里長手,那還是小巫見大巫。

    不管怎么樣,斷身也好,雙頭也好,總是大概齊有點人樣??墒亲炖镩L手這畫面,完全反人類了。

    別說大宋的百姓,就是回到二十一世紀,放在游樂場鬼屋里面,也能嚇死個人。

    崩了,全崩了。

    吳莊主和家丁當時就傻了,于是被吳強討了便宜。

    偏偏吳強討了便宜還不走,只逼得秦牧再出殺招。

    先掏出那只手,模擬出幾聲怪叫。二十一世紀啥恐怖片沒有?秦牧想都不用想就給吳強來個超時空享受。

    吳強顯然是欣賞不來,一看見雙頭鬼出現,撒丫子跑個沒蹤影。這些人連搶來的財貨都不敢帶了。被雙頭鬼看上的東西,世間凡人,誰敢搶?

    “桀!桀!桀!”秦牧怪笑一聲。

    任瀟瀟和小桃齊齊打個冷戰。

    “你們猜猜,我是誰?”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