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穿越小說 >復仇皇后·卿云傳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郁軒   |  字數:3746  |  更新時間:2018-05-23 10:33:21  |  分類:

    穿越小說

    傅老夫人正在氣頭上,打不著傅煥云,一拐杖抽在小林氏背上。小林氏慘叫一聲,反手就搶走傅老夫人的拐杖,扔得遠遠的。

    傅老夫人動彈不得,搖搖晃晃,耳邊嗡嗡響,陡然間白眼一翻,氣昏過去。

    回過神的徐嬤嬤沖到傅老夫人身邊,冷冷凝了一眼小林氏,呵斥那倆婆子:“你們愣著干什么?還不堵上四少爺的嘴,就這么由得四少爺氣昏了老夫人!快將四少爺拉下去打板子,老夫人說的話你們當耳邊風了!”

    徐嬤嬤作為府里最體面的管事嬤嬤,便是教訓小主子們也是使得的,何況只是按照傅老夫人的吩咐行事。

    那倆婆子趕忙塞住四少爺傅煥云的臭嘴巴,又叫了兩個婆子來,立時拉到旁邊的廂房里,咵咵咵,結結實實打了十大板,直打得傅煥云暴突雙目,白花花的肥屁股一顛一顛的,不大一會便紅腫不堪,然后被送到祠堂里去了。

    小林氏吼叫著不許打,但是壽安堂的下人都是傅老夫人身邊的老人,哪里容得她頤指氣使。小林氏抹著眼淚要跟去祠堂看兒子,卻被徐嬤嬤攔下。

    徐嬤嬤哼一聲,冷冷說道:“大夫人,四少爺辱罵長輩,辱罵祖宗,又氣昏了老夫人,這不孝的罪名足以讓老侯爺在族譜上除名。大夫人還是快快請大夫診治老夫人,否則老夫人有個三長兩短,老侯爺可不會善罷甘休!”

    小林氏哭聲一頓,被一語驚醒,傅老夫人若是被傅煥云氣病或者氣死了,老侯爺肯定會毫不猶豫地休了她!

    于是,小林氏急急親自去請大夫,一個勁催促薛大夫走快點。

    徐嬤嬤將傅老夫人搬回炕上,盯了兀自起身的傅冉云一眼,什么話都沒說。

    傅冉云被這一眼看得如同兜頭潑了盆涼水,可她實在沒臉在這么多兄弟姐妹們面前獨自下跪,裝作憂慮地說道:“薛大夫怎么還沒來?我再去催催?!?/p>

    其他兄弟姐妹都迷茫地看著長姐傅凌云,傅冉云是個沒譜的,甚至傅老夫人暈倒跟她也有些關系,他們當然不會跟著傅冉云行事。

    傅凌云憂色忡忡,乞求地道:“徐嬤嬤,我們眼睜睜看著老夫人暈倒卻什么也做不得,即便回去后也難靜心讀書。老夫人回府沒多久發生這種事,歸根結底是我們姐弟沒能讓老夫人享受到天倫之樂,懇請嬤嬤讓我們留下,看到老夫人醒來,我們才會安心??!”

    這一番話極為貼心,徐嬤嬤臉色稍霽,便應允了。

    傅云靖在傅老夫人炕前哭得打嗝,看見小林氏帶薛大夫來了,如小牛犢似的沖上前,狠狠一推搡,推得小林氏倒退著一個趔趄摔出門,他砰一聲關上門,怒吼一聲:“都是你們母子三個害得老夫人暈倒,你們滾出壽安堂,老夫人的院子不歡迎你們!”

    小林氏摔個仰倒,臉色鐵青,瞪著傅老夫人的房門像是要噴出火來。

    傅冉云哭著扶起小林氏:“夫人是尊貴的侯夫人,是有朝廷誥命的,傅云靖這么對夫人,委實不孝!”

    小林氏低斥一聲,一抹眼淚:“行了,別哭了。我問你,煥云又怎么惹著老夫人了?”

    傅冉云將今兒早上請安時發生的事全盤托出。

    小林氏忽然記起,前幾日傅凌云刻意在傅老夫人面前挑撥傅冉云和傅煥云的事,她恨得咬碎一口銀牙:“你個蠢貨,竟還沒看出來,這是著了傅凌云的道兒了!”

    經此一事,傅老夫人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再教養傅冉云和傅煥云了。小林氏將近十年的籌謀落了空。

    傅冉云委屈地撇嘴,眼淚唰唰掉:“夫人要為我和四弟弟報仇,原以為傅凌云是好心,豈料竟有這等狠毒心腸!”

    傅凌云啊傅凌云,既然你敢讓我在老夫人面前失寵,讓我在侯府眾人面前丟人現眼,我就要你的命!怨恨傅凌云的同時,傅冉云對小林氏也有了些埋怨,因為是小林氏讓她替傅煥云抄寫祖訓。這會兒子老夫人暈過去沒理會她,等老夫人醒過來,記起這茬,不知要怎么懲罰她呢。

    思及小林氏和傅煥云膝蓋上的紅腫,傅冉云打個寒顫,再一次在心里狂喊,她才不要去跪祠堂!

    小林氏抿著唇,眼神陰郁地盯著房門,心里轉過千百個歹毒的計策。

    房間里,薛大夫為傅老夫人施完一套針灸,傅老夫人漸漸醒轉,堵在胸口的那團氣喘了上來,她清醒后便想起自個兒是怎么暈倒的,面色漸漸變得青黑,轉眼看見傅云靖趴在她炕頭,眼睫毛上還掛著淚珠子,傅凌云領著幾個小些的孫子孫女站在炕邊上,擔憂地看著她。

    她胸口的郁氣逐漸消散,這些孫子女中總算有真孝順的孩子,這讓她很是欣慰。

    傅凌云和傅云靖一左一右攙扶著傅老夫人回到正堂上,傅冉云和小林氏乖乖跪在下面,沉默而壓抑的氣氛緩緩彌漫到房間的每個角落。

    傅老夫人被孫子咒罵,今兒可是丟人丟大發了,對傅煥云的恨意一點沒有消散。

    傅老夫人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們,等傅冉云堅持不住偷偷揉膝蓋,她才陰沉地開口說道:“剛才我沉默是在想怎么罰煥云。煥云好歹是我定南侯府的血脈,是定南侯的嫡子,被老大媳婦你教成個歪脖樹,而且還很可能改正不過來……唉,他罵我也罷了,居然連祖宗都敢咒罵,這卻是萬萬饒不得的。若是把煥云從族譜上除名……”

    小林氏面色煞白,趕忙磕頭求饒:“老夫人開恩??!千錯萬錯都是媳婦的錯,求老夫人再給煥云一次機會,媳婦定會嚴加管教的!”

    傅老夫人深深嘆口氣:“唉,我想著煥云是個男丁,等他跪完祖宗,抄完祖訓,還是送到南疆他父親那里去。你教養不了她,我管不得他,只能由他父親親自管教了?!?/p>

    小林氏面上的血色迅速退去,深深伏低背脊,嬌弱的身子不斷發抖:“老夫人!南疆時有戰亂,煥云才九歲,去南疆就是去送死??!求老夫人開恩!”

    傅老夫人不為所動,冷漠地看著小林氏:“大少爺飛云不到八歲就去了南疆,煥云九歲也不小了!”

    小林氏淚流滿面,眼珠子掛在烏黑濃密的眼睫毛上:“老夫人……

    喚了一聲,小林氏抬起頭,做出個口型,定定望著傅老夫人:“難道老夫人忘了他嗎?”

    傅凌云蹙眉,她根本沒察覺到小林氏說了什么,回頭詢問地看向韓嬤嬤,韓嬤嬤輕輕搖頭,也是一副疑惑的模樣。傅凌云去看傅老夫人,卻見傅老夫人臉上閃過一絲驚惶,即便鎮定下來也很是勉強。

    傅凌云腦門里畫個大大的問號,小林氏說了三個字,那三個字到底是什么?這就是傅老夫人屢屢對小林氏高拿輕放的原因嗎?

    傅老夫人驚惶過后,眸中怒氣更熾,哼了一聲,刻薄地說道:“罷了,煥云如此頑劣,是個扶不上墻的爛泥,怕是送到軍營里,也只會給侯爺闖禍,等他從祠堂出來,就挪到外院去,我會請老侯爺為他尋些嚴厲的先生教導?!?/p>

    小林氏松口氣:“多謝老夫人開恩?!?/p>

    傅老夫人猶自不解氣,看了看縮在一旁降低存在感的傅冉云,冷冷地說道:“至于冉云,在長輩面前裝神弄鬼,巧言爭辯,也是犯了不孝的罪名,就罰你跪二十天祠堂,抄寫祖訓一千遍!”

    傅冉云呆傻了,小林氏張口便要辯駁,傅老夫人嫌惡地瞥過來:“閉上你的嘴!我一聽你母女三人說話頭都是大的,你實在該學學貴夫人才會說的話。杜鵑,我這會兒子頭又有些暈,扶我去炕上躺躺?!?/p>

    她一伸手,杜鵑扶著她便走進了西廂房。

    小林氏臉色漲紅,當著這么多小輩的面,傅老夫人可是一點面子沒給她留。

    徐嬤嬤招呼幾個粗使婆子上來,伸手朝門口一指:“二姑娘,請吧?!?/p>

    傅冉云氣得鼻孔一翕一合,高昂著頭,陰郁地盯著傅凌云,桀桀怪笑兩聲,然后陰陽怪氣地說道:“大姐姐,你可如意了?”

    傅凌云不解地皺眉說道:“二妹妹此話何意?原來二妹妹是因為五弟弟看出你的字跡,從而讓老夫人發現你代四弟弟抄寫祖訓罰你,才會怪我嗎?二妹妹誤會我了,我的確是一片好意,我哪里能掐算到你幫煥云抄寫祖訓呢?”

    傅冉云氣極,甩袖離開。

    小林氏看了傅凌云一眼,在外人面前習慣性地保持良母形象:“凌丫頭,冉云只是覺得這件事太過巧合,才會有誤會。你等我勸她兩句?!?/p>

    傅凌云點頭道好,也許連小林氏都沒有她了解傅煥云,誰讓小林氏將全副注意力放在教養傅冉云身上,導致傅煥云與她相處的時間長呢?

    傅煥云愛吃燕窩粥,尤其是珍貴的血燕窩粥。定南侯府供不起他那么多燕窩粥吃,大家沒發現他這個特點。她可是記得前一世,每每宮里賞賜安國公府,傅煥云都會去她那里掃蕩官燕和血燕窩,雪蛤、鮑魚也不能幸免。

    傅煥云不喜歡寫大字,先生布置的功課大多是她和傅冉云幫助他完成的,傅煥云常常會賴在梨蕊院,一邊吃點心一邊求她幫忙寫功課。

    她知道傅煥云的寫字速度,要讓傅煥云在十日內抄寫一百遍祖訓是絕無可能的,所以小林氏為了兒子早些放出來,肯定會讓傅冉云幫忙抄寫的。

    一萬遍祖訓,依照傅煥云現在的寫字速度,估計要抄寫上好幾年了。

    她最開心的是,傅老夫人再也不會重視傅煥云和傅冉云的詩詞了,她記得前世傅老夫人因為他們姐弟的驚才絕艷,簡直是把他倆捧在手心里疼,地位僅次于傅云靖。

    她當然不能讓小林氏留著翻身的籌碼。傅老夫人不能為她而舍小林氏,她仍然需要傅老夫人的寵愛和支持,把她的寵愛牢牢攥在掌心里,不分給傅煥云和傅冉云一絲一毫。

    小林氏溫柔不失威嚴地掃過眾位侄子侄女,轉身離開壽安堂。二少爺傅云梓瑟縮在四姑娘傅云麗的身側。

    韓嬤嬤擰眉,神色奇異。

    梨蕊院里,韓嬤嬤給傅凌云沏了盞茶,十分困惑地說道:“姑娘,老奴不解,四少爺和二姑娘皆是心術不正之人,怎么會寫出那些連老夫人都稱贊的詩呢?”

    扁豆撲嗤笑出聲。

    傅凌云凝眉細思,覺得韓嬤嬤說得有道理,但是那些詩詞篇篇經典,她從未讀過,便是說抄襲,也是無從說起:“許是他們姐弟倆真是得天獨厚,獲得了老夫人的真傳?!?/p>

    韓嬤嬤不以為意:“這種話老奴可不信,老奴聽說過不少世家大族里出過天才,可沒哪個是不愛念書,字認不全就能出口成詩的?!?/p>

    傅凌云想不出原因,丟開手去不再細究:“嬤嬤說得有道理,總有一天我們會查到頭緒的?!?/p>

    韓嬤嬤頷首,她們信任的人手不夠,現在想查是很困難的,頓了頓,她神色怪異地提起另外一事:“姑娘有沒有察覺,二少爺云梓見到小林氏跟老鼠見到貓兒似的,嚇得渾身顫抖,恨不得躲起來才好?”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