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穿越小說 >復仇皇后·卿云傳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作者:郁軒   |  字數:3713  |  更新時間:2018-05-23 10:33:21  |  分類:

    穿越小說

    傅凌云帕子下的唇角一撇,更加上心?怕是把她的小命給上心沒了。瞧小林氏這副誠懇惶恐的模樣,仿佛有多關心她這個繼女似的,惺惺作態得令人欲嘔。

    小林氏殷切地望著傅老夫人,傅老夫人微微闔眼,說道:“你知道錯了就好。別的也不需要你多上心,凌丫頭的嫁妝放在其他事前頭?!?/p>

    小林氏滿面感激地連連答應:“侯爺專門從南疆捎回來一根沉香木和一根紫檀木,沉香適合沉心靜氣,是給老夫人換新家具的,紫檀的這根是給大姑娘打家具的。我們雖是北方人,卻也興打個拔步床做耍?!?/p>

    傅老夫人聽說定南侯專門送了木材回來孝敬她,臉色頓時烏云轉晴,連帶看小林氏也順眼多了。

    小林氏趁機狠狠心又說道:“大姑娘今兒受到驚嚇,媳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海桐,你從我賬上取二兩血燕窩來,送給大姑娘壓驚?!?/p>

    一番話哄得傅老夫人臉色稍霽。

    傅凌云忙推辭,傅老夫人攔一把,慈愛地說道:“你就收下吧,是你母親的心意,好好將養身子骨,早些痊愈,才對得起你母親的這份心?!?/p>

    傅凌云溫順地笑說:“是,老夫人?!?/p>

    傅凌云看著海桐把血燕窩遞給甘菊,星眸閃動,霎時有了主意。

    因為傅凌云病體未愈,晚上沒有去吃四房回府的洗塵宴,她美美地睡了一覺,睡到自然醒來,就著幾碟新鮮小菜吃了小半碗胭脂米飯,便撂了筷子。

    甘菊問:“姑娘,要不要燉些血燕窩來?薛大夫交待,姑娘該多吃些飯才能養好身子?!?/p>

    疊被子的忍冬停下手里的活計,定定地看過來。

    傅凌云似想起什么,懊惱道:“哎呀,看我這記性!血燕窩珍貴,我不過染了風寒,吃這個補身子豈不是白白浪費?夫人得這血燕窩也不易,老夫人沒享受,卻讓我先享受起來。甘菊,你就走一趟壽安堂,將血燕窩給老夫人送去。我記得庫房里還有一斤白燕窩,叫扁豆取來湊合著用?!?/p>

    甘菊笑道:“姑娘真真孝順,有好東西都想著老夫人呢?!?/p>

    甘菊隨扁豆去取燕窩。誰都看得出來,傅凌云十分看重這個為她說話的扁豆。

    忍冬頓了頓,麻利地疊好蠶絲錦被,眼神畏縮了下,裝作和傅凌云親昵地說:“姑娘,血燕窩是夫人專門送給姑娘補身子的,姑娘轉送了老夫人,不是辜負了夫人的一片心意嗎?”

    甘菊停下腳步,站在門口,看向內室的兩人。扁豆眼神懵懂,站住腳。

    傅凌云慵懶地靠在迎枕上翻著茶譜,口吻淡淡的:“夫人送我血燕窩是愛護我的心意,我送血燕窩給老夫人是我孝敬老夫人的心意,論不上辜負。甘菊,扁豆,你們去吧?!?/p>

    甘菊和扁豆連忙打了簾子出去。

    忍冬面色僵硬,尷尬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眼底隱藏著一絲忿恨和畏懼,眼珠子骨碌碌轉一圈,見傅凌云自顧自看書,沒有發怒的跡象,這才輕手輕腳地走出去。

    傅凌云瞥一眼忍冬的背影,冷冷地哼笑,忍冬是孤兒,自從被賣入定南侯府后便受張嬤嬤照顧,私底下認張嬤嬤為干娘。她鐵石心腸地殺了張嬤嬤,可不是和忍冬有殺母之仇嗎?而忍冬拜張嬤嬤為干娘的事,在定南侯府里雖不是秘密,卻也鮮少人知道,她前世也是在偶然的機會下才獲悉的。

    忍冬交待蒼耳聽候大姑娘的吩咐,順著抄手游廊走出梨蕊院,才緩緩出口氣,梨蕊院里有她干娘的冤魂,她只覺得喘不過氣來,望一眼布滿星子的夜空,她環目四顧后,匆匆去了小林氏的永和院。

    海桐看見忍冬嚇了一跳,連忙拉她入房:“妹妹太不仔細了!這個時候來,讓人盯上怎么辦?”

    忍冬在小林氏面前哭了一場,小林氏極力安撫,幽幽嘆口氣說道:“原以為大姑娘是真拿我當母親的,未曾料到她竟是處處防著我呢,先讓我們松懈下來,趁老夫人回府,將你干娘她們一網打盡。幸好,你是個機靈的,沒捅破與你干娘的關系,這才逃過一劫。大姑娘狠起來,真真應了那句,最毒婦人心??!”

    忍冬哭道:“奴婢只干娘一個親人,夫人讓奴婢做什么,奴婢便做什么,奴婢雖蠢笨些,卻有一顆效忠夫人的心,只求夫人給張嬤嬤報仇……”

    小林氏眼底閃過一道暗芒,命海桐取來四十兩銀子,說道:“我便是想為張嬤嬤報仇,這些日子卻得收斂些,免得招了老夫人的眼。連翹她們三個加上張嬤嬤都不在了,如今大姑娘身邊只剩下你。忍冬,你千萬別沖動,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行事仔細些,先取得大姑娘的信任,再謀后動?!?/p>

    忍冬點點頭,小林氏將銀子給她:“這些給你三個干哥哥,讓他們為張嬤嬤做個道場,讓張嬤嬤走得風光些,來世投個好胎,全了我們主仆的情誼?!?/p>

    忍冬感激道:“也只有夫人念著干娘?!?/p>

    小林氏狀似無意中開口問:“大姑娘今兒做了什么惹得你哭?”

    忍冬便將傅凌云轉送傅老夫人的事添油加醋地告知。

    小林氏冷笑:“她倒會拿我的東西做人情,倒像我有多不孝敬老夫人似的?!?/p>

    忍冬見小林氏不以為意,她不敢說傅煥云貪吃,每每小林氏送了傅凌云好東西,只要是吃的,都會被傅煥云扒拉走。

    而傅冉云更過分,小林氏送傅凌云的好東西她撒嬌賣癡要走,傅凌云拿出大林氏嫁妝里的好東西,傅冉云也會有各種理由要走。

    忍冬想到這里,也覺得原來的傅凌云太傻了,若是傅凌云一直傻下去就好了,她的干娘就不會死。

    忍冬走后,小林氏眼中閃過氣惱,氣惱歸氣惱,到底是她的兒女,她不許別人說他們不好。

    小林氏對海桐說道:“去告訴四少爺一聲,大姑娘的血燕窩送給老夫人了?!?/p>

    免得傅煥云跑到梨蕊院到處找血燕窩,傳到傅老夫人耳中。

    海桐應諾,傅煥云已經安置睡下,她讓照顧傅煥云的貼身丫鬟茴香明兒個一早提醒,茴香忙不迭應下。

    夏日蚊蟲多,茴香使個小丫鬟照看睡熟的傅煥云,自個兒拎個燈籠去庭院里采驅蚊草,守院子的兩個婆子正在吃甜點。

    茴香看一眼那精致的點心,笑問:“是主子賞的?兩個媽媽好體面?!?/p>

    兩個婆子訕訕地笑了笑,其中一個姓錢的婆子回答說:“是壽安堂賞下來的,姑娘嘗嘗?!?/p>

    茴香湊近了,見是她最愛吃的菊花糕,毫不客氣地拈了最完整的兩塊吃下:“這季節難得有這樣新鮮的菊花?!?/p>

    吃完,她拍拍手,徑直去找驅蚊草。

    錢婆子等她走遠,這才啐了一口:“不就是伺候少爺的,真當自個兒是主子千金了!吃那么多菊花糕,當心你小姑娘受不住,拉肚子才好看?!?/p>

    茴香睡到半夜,肚子疼,跑了幾回茅廁,叫了別的丫鬟來伺候,自個兒回下人睡的抱廈偏間躺著了。

    這一躺就躺到了天光大亮,等茴香記起海桐交待的話,哭都來不及了。

    扁豆布置完,回到梨蕊院和傅凌云說話,興奮得雙眼發光,拼命克制才壓低聲音:“姑娘果真神機妙算,那錢婆子和徐嬤嬤有些交情,拿了壽安堂吃剩下的點心和李婆子分享,錢婆子是個吝嗇小氣的,舍不得先吃整塊的菊花糕,那兩塊整塊全進了茴香的肚子,茴香晚上拉肚子!”

    這里面充滿了對人心的算計,錢婆子的吝嗇,茴香的高傲,掐準傅煥云睡覺的時間,一步都不能出錯。傅凌云觀察各處院落的婆子丫鬟許久,才敢定下這個冒險的計劃。

    傅凌云點她額頭,恬淡輕笑:“你個促狹鬼!這次多虧豌豆肯幫忙?!?/p>

    她其實對豌豆有些不放心,既然扁豆愿意在她身上堵一把,她也只有堵一把的份兒。

    扁豆不以為意,笑嘻嘻道:“去年冬天,豌豆的手生了凍瘡,整個手背差點爛掉了。她老娘和姨媽都不在府里,又出不得府,張嬤嬤不僅不管,還指使她用涼水擦地板。是姑娘心善,賞了我們每人兩盒子凍瘡膏,才保住她的手,她心里感激姑娘呢?!?/p>

    傅凌云意外挑眉,原來還有這樁事。

    她雙手拄起下巴,眼中滿是迷茫,自從重生以來她一直被仇恨驅使,日夜籌謀怎么整垮小林氏,幾乎不知原來的自個兒是什么模樣了。第一次,她對重生的意義產生懷疑,她重活一世,不僅僅是回來報仇的,而且要認真地生活,在報仇的同時,得堅持住本心,不被仇恨蒙蔽雙眼,看不見人間的真善美。

    安國公喜歡的不正是善良賢淑的傅凌云嗎?怎么想到安國公了!傅凌云臉頰微微泛紅。

    第二日卯時,傅凌云早早起床,讓甘菊為她準備請安的衣服,甘菊有些意外,卻沒說什么,立刻去準備衣服。

    傅凌云從銅鏡里看甘菊,誰也不知道甘菊看似溫順淡雅的外表下有一顆蛇蝎心腸,前世第一個聽淳于沛的令,將她捆綁起來的人便是甘菊。

    雖然這一世甘菊尚未露出要謀算她的端倪,傅凌云也不打算在身邊養一只會咬人的白眼狼。

    雙環髻,頭上簪一枚燒藍點翠纏枝蓮翡翠簪,一對藍寶石蜻蜓耳墜,上身穿寶藍彩繡牡丹花軟緞對襟衫,下著百花不落地齊胸裙,傅凌云扶著甘菊的手,裝作嬌不勝力,半邊身子的重量壓在甘菊身上。

    路行至一半時,甘菊的額頭沁出汗珠。

    傅凌云不動聲色地轉動眸子,瞥見甘菊眼中隱藏的一絲惡毒,她微微嘆息,恐怕甘菊心里在想怎么甩手,讓她摔個大馬趴吧?

    不出傅凌云所料,四少爺傅煥云惦記著血燕窩,早早來壽安堂請安,打算稍后去傅凌云的梨蕊院討血燕窩吃,生怕傅凌云吃光了。這不,請安的半路上看見傅凌云,他瞬間雙眼放光。

    傅煥云興高采烈地追上傅凌云,嘻嘻笑著打個千,聲音歡快得跟早起捉到蟲子的鳥兒似的,語氣卻是理所當然而囂張跋扈的:“昨兒個聽說夫人送了二兩血燕窩給大姐姐,我還沒吃過血燕窩呢,據說是個好東西,大姐姐能不能分一些給我嘗嘗?”

    傅凌云聞言,歉疚地笑道:“真不好意思啊四弟,昨兒個晚上甘菊將全部血燕窩送給老夫人了,趕明兒我讓廚娘做些甜脆餅補償你……”

    話音未落,傅煥云大聲質問:“什么?全部?”

    傅凌云故作不解地挑眉:“是啊,血燕窩就只有二兩,當然是全部?!?/p>

    傅煥云雙眼瞪得圓圓的,仿若銅鈴,再次質問:“誰是甘菊?”

    甘菊一抖,傅凌云更加疑惑,指了指不明狀況的甘菊:“她就是甘菊,昨兒個老夫人才賞給我的大丫鬟,四弟不記得了嗎?”

    傅煥云跟盯仇人似的盯著甘菊。

    說時遲,那時快,傅煥云瞬間化身為發狂的小獅子,肥胖的小身板伏低,一頭撞向甘菊的肚子。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