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第六章
    作者:郁軒   |  字數:3753  |  更新時間:2018-05-23 10:33:21  |  分類:

    穿越小說

    小林氏看了一圈貴女們,又看向只會哭的傅凌云,神情哀慟:“凌丫頭,二丫頭,你們三妹妹才剛病愈,怎么任由她在船頭玩耍落水?”

    傅丹云嚇得身子一縮,縮成一團,可憐地哭泣。

    傅凌云肩膀抖了抖,仿佛也被小林氏的話嚇到了,戚戚然解釋:“夫人,都是我的錯,三妹妹撒嬌說蓮蓬好吃,我就陪她去船尾看那船娘摘蓮蓬,沒想到船會突然搖晃起來……夫人,都是我的錯,請夫人責罰……”

    傅凌云這話一說,本來小林氏只是狀似隨意地問了一句原因,就變成了責怪繼女傅凌云、庶女傅丹云,且明顯是偏著自己的女兒傅冉云。

    小林氏明明是指責傅凌云的,這丫頭就順著竿子往上爬,她面色更白了幾分,指甲嵌入掌心,掐出一個個清晰的指甲印子。

    有那聰明些的貴女們看不過后娘小林氏欺負庶女傅丹云,以及心地善良主動攬錯的傅凌云,站出來說:“侯夫人,傅大姑娘頭回和我們見面,不僅沒有責怪傅三姑娘忘記為她引見,還及時提醒傅三姑娘不可貪風,把她叫進船艙。傅三姑娘落水,也是傅大姑娘及時許以重金,喊人救命。之后,也是傅大姑娘命船娘為傅三姑娘壓出腹中積水,親自給傅三姑娘換的干衣服。傅大姑娘是個好姐姐,侯夫人就不要責罰傅大姑娘了吧?”

    “是啊,是啊,我們親眼所見,傅大姑娘真是個好姐姐呢,臨危不亂,有急智,對妹妹這么愛護?!?/p>

    傅凌云看向那位第一個站起來說話的姑娘,朝她投去感激的一瞥。那姑娘面容恬靜,朝她眨眨眼。

    傅凌云心中溫暖,這姑娘是北晉伯府的四姑娘,叫作汪子芹,北晉伯夫人也是繼室,還是個年輕的繼室,跟小林氏很談得來。汪子芹與她算是同是天涯淪落人了。

    “好了,我不過白白問一句發生了什么事,怎么就引來你們一篇話?凌丫頭,母親不是責怪你和二丫頭,也不會罰你們姐妹仨。你們受驚了,我哄還來不及,怎么會罰你們呢?”小林氏面容扭曲了下,慈和的口吻差點裝不下去。

    傅凌云拍拍胸口:“夫人不責怪我們就好了,我就知道夫人是最仁善不過的?!苯又桶褎偛诺氖虑檎f了一遍。

    “凌丫頭,二丫頭,你們倆說是有個船娘當時在船尾,你三妹妹落水之后她就不見了?還有別人看到她嗎?”小林氏故作不解地問,目光落在傅丹云身上,這一番詢問下來,她徹底明白女兒沒了名聲,眼眸中不時有兇光乍現,身子細微地發顫,額頭冷汗滾滾。

    傅丹云連忙搖頭:“當時船尾就我們三人和那摘蓮蓬的船娘?!?/p>

    傅凌云淡淡垂眼,抬眼時驚慌失措地說:“夫人,那船娘許是看見三妹妹掉進湖中,她跳進湖里去救三妹妹了!糟了,夫人,那船娘到現在還沒看見人影,可別是淹死了,那我們定南侯府的罪過可就大了!”

    小林氏正煩悶,不喜傅凌云一驚一乍,連忙說:“別急,別急,我馬上派人去撈。海桐,你使些銀子,多雇些人手和船只,務必要找到那位船娘,雖然她沒救到三姑娘,但也是我們定南侯府的恩人?!?/p>

    大丫鬟海桐連聲應諾,下去吩咐。

    貴女們看小林氏給的一包銀子分量十足,不由自主地頷首。

    傅凌云嘴一撇,小林氏最會做表面功夫。她正思索著是否應該求外祖母幫忙,查查那個船娘,小林氏能指使得動那船娘,也許這鐘靈毓秀塢就是小林氏的呢?

    正在她以為小林氏和傅冉云吃定這個啞巴虧時,邱紫蘇突然冷傲地開口道:“侯夫人,雖然傅大姑娘救護傅三姑娘很及時,但是,當時船尾就四人,那明明會鳧水的船娘還失蹤了,到現在還沒浮上來,這實在匪夷所思。難道大家就沒有懷疑嗎?”

    小林氏驚訝地看向邱紫蘇,未來的太子妃,她眼中閃過狠戾和欣喜,趕忙疑惑地問:“邱姑娘的話是什么意思?我們應該懷疑什么?”

    “懷疑傅大姑娘和那船娘聯手害得傅三姑娘名聲盡毀??!那船娘分明是計謀得逞,遁了。最后得益的可是只有傅大姑娘呢?!鼻褡咸K理所當然地說道,她的話很直白,卻很犀利。

    本來就有所疑惑的貴女們懷疑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傅凌云身上。

    傅凌云十分困惑,她到底哪里得罪了邱紫蘇?明明她沒有見過邱紫蘇,她以為這話會從小林氏口中冒出來,早已做好了準備,但沒想到最后卻是邱紫蘇說了,大家敢質疑邱紫蘇,卻不敢反駁她,誰讓她會是這群貴女中身份最尊貴的呢?

    傅凌云甩去心頭疑問,沒有驚慌失措,坦然地面對大家質疑的目光,說道:“邱姑娘,我不明白我哪里得益了。三妹妹名聲壞了,我與三妹妹是親姐妹,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為什么要做吃力不討好的事?而且,就算我要謀算三妹妹,我為什么還要著急地喊人救她?”

    眾女點頭,傅凌云說得有道理。

    “傅大姑娘怎么想的,我怎么知道?但是我有人證可以證明傅大姑娘和船娘聯手把傅三姑娘推下水?!鼻褡咸K的口吻冷冷的,櫻桃紅唇緊緊抿著,熟識她的人都知道這是她不悅的表現。

    就有追隨邱紫蘇的女孩厭惡地說道:“邱姑娘身份尊貴,怎么可能冤枉你一個小小的侯府姑娘?”那女孩用一副“和你說話就是看得起你”的表情看著傅凌云,高高昂著頭,鼻孔朝天。

    傅凌云淡瞥她一眼,雖然淡淡的,但那女孩卻感覺到一股威懾力,頓時閉緊了嘴巴。

    傅凌云便道:“那么,請問邱姑娘的人證在哪里?”

    “人證就在這里——”邱紫蘇丹鳳眼里飄起嘲謔,在眾人疑惑地看過來時,又輕輕地啟唇,漫不經心地吐出一句,“就是我!”

    傅凌云瞠目結舌:“邱姑娘的意思是?”

    “對,當時我目睹傅大姑娘推了一把傅三姑娘,那船娘用竹竿把傅三姑娘頂到湖水中。你們沒忘記吧?船晃之前,我獨自一人先進了船艙,才發現這個秘密?!鼻褡咸K淡淡地笑了,笑容隱含嘲弄。

    此話一出,瞠目結舌的不僅是傅凌云,還有一眾貴女以及小林氏。

    鼻孔女趕緊附和:“是的,是的,當時邱姑娘說,要結識一下傅大姑娘?!?/p>

    傅凌云若有所思,原來邱紫蘇看到了船尾上的一幕,但她分明是在說謊,目的是陷害她,毀掉她的名聲。

    傅凌云張了張嘴,傅冉云恰好“嗯”了一聲醒過來。大家的目光紛紛轉向傅冉云,傅冉云是當事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是是非非。

    小林氏欣喜地喚道:“三丫頭,你醒了?!?/p>

    “夫人,我落水了,昏迷了很久嗎?”傅冉云氣若游絲,眼神迷茫,儼然剛剛醒過來,沒聽到眾人的對話。

    “你睡了小半個時辰。三丫頭,你還記得你怎么落水的嗎?”小林氏痛心地看了眼傅凌云。

    傅冉云撫著額頭想了半晌,想起自己額角的疤痕,手背上的青筋繃緊,放下白玉似的柔荑,靠在小林氏身上,清澈的淚水緩緩滑下眼角,我見猶憐,嘴唇顫抖:“夫人,別問了,是我不小心落水的?!?/p>

    邱紫蘇眼中閃過厭惡,看了眼傅凌云,更深的厭惡藏在眼底,耐著性子說:“傅三姑娘,今兒我們是一起的,你落水的事不說清楚,連累的是我們全部人的名聲,還是說清楚了好。當時發生了什么事,你只管道來,有我給你做主?!?/p>

    傅冉云睨了眼傅凌云,驚懼地移回目光,抖抖索索地縮在小林氏懷里,嚇得面色蒼白:“我、不能說……”

    傅冉云這個樣子讓眾人相信了邱紫蘇的話,各種鄙夷和厭棄的眼神掃向傅凌云,汪子芹目露擔憂,卻見傅凌云仍舊氣定神閑。

    “說!今兒不說清楚,我回府只能稟報家中長輩,傅三姑娘想不開自殺跳水!”邱紫蘇一喝,丹鳳眼眼尾挑起,盛氣凌人,半是威脅,半是引誘。

    傅冉云劇烈一抖,小白兔似的雙眼瞬間紅腫,淚水嘩嘩流,像是被逼迫似的,哽咽著道:“邱姑娘,我說,我和大姐姐、二姐姐去船尾看風景,那船娘摘蓮蓬,忽然船就搖起來,我感覺有人推了我一把,一根竹篙頂到我肩膀,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掉進水里了!可是,可是,當時站在我身后的……只有大姐姐??!我不敢懷疑大姐姐,可是水淹沒頭頂的感覺好可怕……”

    “沒想到深居簡出的傅大姑娘居然是這樣的人??!虧得我以前還聽說傅大姑娘人有多好……”

    “真是晦氣,以前傅大姑娘沒出門的時候,咱們平平安安的,偏偏她一來就遇到這種事,以后出門得看黃歷,傅大姑娘去的場合,我千萬要遠著些,別被連累壞了名聲!”

    小姑娘們甕聲甕氣地議論紛紛,偏偏壓不住音量。

    傅凌云苦笑,邱紫蘇可夠狠的,一棍子打死了她,她轉頭希冀地看了眼傅丹云。傅丹云盡力往墻角縮,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罷了,何苦拉上二妹妹。

    傅凌云輕咳一聲,議論聲小了,那些厭惡的目光卻沒減少,她頓了頓,清越的嗓音依舊悅耳動聽:“夫人,邱姑娘,三妹妹,船搖晃時,我站都站不穩,不小心滾到船沿。我沒有推三妹妹,也不認識那船娘,也許是邱姑娘看錯了。而且,我也有人證!”

    傅丹云縮得更厲害了。

    小林氏暗含嘲諷地看了眼傅丹云,淡然地說:“凌丫頭,你始終是我女兒,這些年在侯府,你和三丫頭我都一般看待。但是三丫頭出了事也是事實,我作為母親不能偏頗,既然你說有人證,就喚人來為你作證?!?/p>

    “謝謝夫人?!备盗柙瓢底岳浜?,她等的就是小林氏這句話。

    大家的目光再次回到傅凌云身上,傅凌云指了指明鏡湖的位置:“夫人,我和三妹妹到船尾時,我看見湖中有一艘大船靠近鐘靈毓秀塢,因為藏在荷葉后面,也許大家沒看見。當時船頭上有人,絕對有人看見我們在船尾發生的事。那船的船帆上畫了一只黑色的老虎?!?/p>

    小林氏、傅冉云三人齊刷刷地瞪大眼眸,不可置信地望向傅凌云,傅冉云的眼中明顯有驚慌,額角上的傷口隱約作痛。邱紫蘇眸中有抹深思,剜了眼傅凌云,厭惡和嫉恨藏在眼底,便閉緊了嘴巴。

    傅凌云暗道,看來當時站在船艙里的邱紫蘇也看見了那艘大船。

    傅凌云接著說:“夫人只需請人來一問便可知事實真相,我根本沒碰過三妹妹?!?/p>

    “不可!”小林氏斷然拒絕,想了想,抿唇道出理由,“那船上全是男子,找人問了,你三妹妹的名聲可就沒了?!?/p>

    汪子芹不忿地嘟噥:“身子都被人看光摸光了,哪里還有名聲?”

    小林氏額頭青筋暴起,傅冉云哀憐地哭了。

    傅凌云含淚哽咽:“為了三妹妹的名聲,我這個做姐姐的名聲有什么要緊?夫人就當我沒說過剛才的話?!?/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