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小說 >局中局 > 第十六章:花徑久未緣客掃
    第十六章:花徑久未緣客掃
    作者:姜伯遠   |  字數:2558  |  更新時間:2017-08-22 13:52:32  |  分類:

    都市小說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女人對性的想法其實與男人是大同小異的。

    時代的發展,讓女人張揚著對性的需求,女人不再是動不動讓人負責的一群。當女權主義者爭論究竟應該是女人在上面,還是男人在上面時,實際上是在爭奪性的主動權。女人已經不滿意做這個社會的賓語,不再是“官人要我吧”,他們想要做社會的主語,想“官人我要”。

    溫惠的反應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為她的掙扎只是一時的扭捏,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會把她搞哭了。我不相信溫惠僅僅是因為接吻哭的,這樣年紀的女孩不會沒有談過戀愛,不會沒有接觸過男人,卻也不明白其中的癥結究竟在哪。

    我不知道事情究竟會往哪個方向發展,也許今天就是這一場戀愛的終結。雖然有些不舍,但我明白對我來說繼續陪她玩這種游戲,實在是很吃力。還是那句話:敵不動我不動,反正溫惠也沒提出分手,那就看事態的發展,靜觀其變吧。

    欲望由于被拒絕變得更加強烈起來,一種莫名的燥熱已經滿布胸中。

    溫惠走后,我腳下的油門便踩到了底,車速馬上提了起來,車子如飛般行駛在市區的大街上。行至毓秀里路口,一輛摩的突然從交叉路口的左邊斜插出來,眼見就要撞到一起,我一腳將剎車拍死,車子發出尖銳的響聲,慣性的前沖了幾米,熄火停了下來。

    摩的瞬間沖了過去。我嚇得一頭冷汗,傻傻的坐在車里,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坐了一會,我的情緒有點平復,知道目前的狀態不適合再開車,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發現不遠處有一家天福桑拿館,隱在綠化樹后面,不注意很難看到,就想干脆在此休息一下。發動車子慢慢地駛進桑拿館停車場,下車一看,發現這個桑拿館真的很隱蔽,車子都停在院內,外面不經意很難知道有這么一家店。

    信步上到二樓,小弟馬上迎過來,滿面笑容地說:“先生,需要什么服務?我們這的VIP房很便宜的,小妹都年輕漂亮?!?/p>

    一般來說,除了應酬以外,我很少出來買春,倒不是我個人清高,有應酬的話,我從不拒絕這種服務。不然朋友會覺得我假惺惺,不是真心跟他們結交,而且這是剝掉一個人最后偽裝的最佳方式。我向來認為起碼不拒絕這種服務的男人才是真男人,更別說主動要求這種服務的朋友,只有到這種程度才是赤膊相見的真心朋友。我也不是瞧不起歡場的女人,這些人只是用最原始的方式在謀生,這與我們自己沒什么不同,我們出賣的是自己的勞力或腦力,她們出賣的是自己的身體,總之是自己擁有所有權的東西,比那些出賣靈魂或朋友的人要高貴的多。我所討厭的是,這些歡場女子往往敬業精神不足:一是你還沒碰她,她已經噢、噢的叫床起來,一看就很假,讓人興趣全無;二是你還在不停在做活塞運動,她就已經不斷地催促你快點完事。

    而男人大多數往往越催越不行。

    今天情況特殊,多日的壓力和煩躁,使我的頭腦已經失去了應有的冷靜。我是那種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人。此刻我陰陽失調,需要的就是女人來平復我浮躁的心態。就進了一個VIP房,小弟帶來了一位女孩,感覺年紀很輕,圓圓的臉蛋尚帶有稚氣,低腰褲配露臍裝,腰上一圈紅繩系著一個小玉件,很富有青春動感。

    “多大了?”怕還是祖國的花朵,我可不想做辣手摧花之人。

    “十九?!币豢诘腖省口音。

    “L省的吧?”我模仿她的口音說。L省的人現在遍布全國,經常會聽到這種口音。

    “是,你可別告訴你也是L省的?!迸⒖赡芙洺S龅秸J老鄉的人,根本不信我是他的老鄉。

    “我是S省的,鄰省,據說你們那很多都是S省過去的人?!?/p>

    “是的,你到海門做什么?”

    “打工?!?/p>

    說著話,我們已經脫得光潔溜溜,來到里面的浴室,一張按摩床擺在其中。女孩把塑料薄膜鋪在上面,用噴頭沖了一下,就叫我躺在上面,然后把一種油狀物涂在我身上。

    “我才不相信你是打工的那?!迸延蜖钗镉蒙眢w在我身上推來推去,嘴里還在質疑我的身份。

    “我真的在方滬打工?!狈綔呛iT一個工廠區,是打工者聚集的地方。

    “是嗎?我也在方滬做過廠妹?!?/p>

    “你來海門很久了?”

    女孩在我下面敏感部位蹭來蹭去,某些部位頓時挺拔起來。

    “沒多久,還不到一年?!?/p>

    “哦,那你干這行沒多久吧?”

    “三個月,不過中間病了休息了一個月?!迸⑽曳松?,繼續在我后背推來推去。

    “你們這些動作都是受過培訓的吧?”

    “剛進來是有老師照著錄像教的?!迸⑴牧伺奈?,說:“好了,起來吧?!?/p>

    沖淋過后,女孩和我相擁著走出浴室,我蠢蠢欲動,女孩拍拍我的臉頰,說:“乖了,別急?!?/p>

    女孩接著給我做了一個項目據說是受武俠小說的啟發而創立的,有一個很武俠的名字叫冰火九重天,涼涼的清爽和接連的熱熱的跳躍感從下面傳導上來,讓我從脊梁里泛起一陣陣的快樂,身體頓時繃緊了。。

    女孩看我已經被挑逗的情熱,便說:“你來搞吧?!?/p>

    這就顯現出規矩女孩和歡場女郎的不同。規矩的女孩從來不會說搞這樣的粗話,她即使需要也不會說出來,頂多說讓我們做愛吧。

    男性的雄風越發被激勵出來,我躍馬挺搶便開始沖刺,道路卻有點窄,讓我不得不加了一把力氣,才勉強擠了進去。女孩面露痛苦的樣子,兩手開始阻止我急劇的動作。

    “你不會還是第一次吧?”

    常??葱≌f,在此時此刻往往主人公所遇到的美貌女子,出乎意料的竟是處女,說什么本來賣藝不賣身,被主人公的魅力誘惑,情不自禁失身。想來這大多是作者的意淫,也是為了迎合讀者的意淫趣味。

    這是個什么都可以出賣的時代,男人到這種場合不是來談戀愛的。是處女的是賣,不是處女的也是賣,處女還可以賣個好價錢,是明碼標價的,本地的男人為這種買處女的事情起了個難聽的名字,叫殺豬。

    街面不時有人散發的黃色小廣告,不停的宣傳有處女,似乎處女都到妓院里去了。其實這個科技發達的年代,處女膜是很廉價的,做一次處女膜修補手續不過就是幾百塊錢。甚至有一種自助型的,一百塊就可以搞定。

    聊齋里寫的“妾猶未雕璞,乞郎徐徐”,大概更能激起男人的雄性吧,所以黃色小廣告一再的出賣著處女。

    ‘當然不是了,只是我病了一個月,今天剛回來上班,你是第一個客人。慢點啦?!?/p>

    原來是花徑久未緣客掃,蓬門今又為君開。我停止下面的動作,享受著暖暖被箍緊的感覺,伏下身去吸紅紅的櫻桃。櫻桃小小一顆,奶味中尚帶有一絲青澀,在我的舌尖不停的撥動下,女孩的身子情不自禁如蛇般的扭動,港灣里已經潮水四溢,不由得我也跟著大動起來。

    我把女孩當作溫惠的替身,把自己的一腔煩躁全發泄在女孩身上。心里一再的對溫惠發狠,便格外的用力,帶動身下的女孩不斷地迎合,本來靜靜不出聲竟也噢、噢的叫起來。

    如沖浪一般,激烈的碰撞把我們推上了海潮的巔峰。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