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奇幻小說 >小魔當家 > 第二十八章 多少錢
    第二十八章 多少錢
    作者:北也也   |  字數:3303  |  更新時間:2011-10-26 15:24:19  |  分類:

    奇幻小說

    離開這個小區時已經天已經黑了。

    唐邵站在路燈下,面對行人與車輛寥寥無幾的公路,拿出一包煙朝凈臺道人舉了舉,見這家伙搖了搖頭也不客氣,自己點了一根。

    吹了口煙霧,他道:“怎么樣,累半天了,一起吃頓飯吧?”

    “恩?!迸1亲永系罌]拒絕。

    耳朵看著溫順下來的這家伙,沒心沒肺的偷笑,唐邵瞪了她一眼,領著后頭跟著的凈臺道人往左邊走去。

    三人進了小區附近的一個川菜館,坐下之后不可避免的因為牛鼻子老道的裝束而引來食客側目。好在這附近本就冷清,也根本就沒座上幾桌。這才剛剛坐下,就有一個十五六歲服務員,操著四川口音來讓三人點菜,同時一臉好奇純真的上下打量著凈臺道人,連平時走哪都吸引目光的耳朵都被忽略了過去。

    “吃啥?”唐邵將菜單推到了對面。

    “你點吧,我隨意?!眱襞_道人又推回來,臉上的笑容硬擠出來,顯得干巴巴的。

    “那好,這個,耳朵要什么,恩,這個,這個,這個……”唐邵懶得客氣,在征詢了耳朵的一劍之后利索的點完,給三人到了并不高檔的茶水,將被子遞給凈臺道人的同時,難得露出笑容,“都座一塊吃飯了,就別那么拘謹,我叫唐邵,你叫我小唐就行?!?/p>

    “恩。我道號凈臺,俗名黃師道,你要愿意就叫我俗名就好?!眱襞_道人聽到這么說,也好歹輕松下來。

    唐邵不由點了點頭,“那就叫黃大哥吧?!?/p>

    “唉?!秉S師道露出一口大白牙。被這么一喊,無形中拉近了距離,也徹底的不再拘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剛來的路上我想了想,小唐你是做了好事的,都怪我魯莽,不知道情況就動手,差點就壞了事,多虧小唐你及時制止,在這,我就跟你道個歉吧?!?/p>

    “不用,你當時不也是不知道嘛,畢竟是懷著正義的心為民除害,出發點是沒錯的,說起來我們都跟鬼打交道,也算是一家人,不打不相識嘛?!碧粕坌χ?。

    “是這個理?!秉S師道一拍大腿,抬起頭時尷尬道:“那我死后,小唐你該不會整我了吧?”

    “你不跟我動手就行?!碧粕坌Σ[瞇的說道。

    “我哪敢啊?!秉S師道哭喪著臉,“在陽間我不怕你,可我一死你想怎么折騰就能折騰我,我可不能把你得罪了?!?/p>

    “哈哈哈?!碧粕鄞笮?,不知道這家伙原來這么可愛,也就不在這件事上糾纏下去,問道:“黃大哥家在本市?”

    “我時南方人。不過修行人四海為家,這天下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了?!秉S師道笑著道。

    “恩,這話有道理?!碧粕埸c頭,忽然話鋒一轉,“不知道黃大哥這一身能耐是從哪學的?”

    “這……”黃師道愣了下,卻也娓娓道來。

    原來,這黃師道是電影小說里經常提到的茅山派傳人?,F實中的茅山派在近代早已不在輝煌,黃師道連個師兄都沒有,以前都是跟著一個老道士混,從十歲開始就學了些趕尸抓鬼的能耐。直到前兩年他師父過時了,他才一個人開始四處流浪。平時靠著抓鬼多少能混點飯吃,但更多的時候卻是憑借著俠肝義膽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屬于替天行道做好事不留名的那種,就像是今天突然殺出來一樣。

    說這話的功夫,飯菜都上了桌,兩人一邊吃喝一邊聊著。

    時間到了兩個小時之后。

    耳朵早就吃飽喝足躺在唐邵懷里睡去,而道士也在干翻了兩瓶二鍋頭之后,注意到這小館子里已經只剩他們一桌。

    “現在很晚了吧?”

    唐邵看了看表,“九點多?!比缓筇痤^笑道:“不知不覺都這時候了。那行吧,聽黃大哥講了這么多奇聞異事也算是不虛此行。今天就先到這,以后若還有機會,我們就經常聚聚,黃大哥覺得怎么樣?”

    “這是當然?!秉S師道顯然也不討厭不再揚言在他死后讓他歷十八層地獄,還請他吃飯喝酒的唐邵,笑呵呵的說道。

    唐邵叫來服務員,結了帳之后借了紙筆,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交給黃師道,“這是我手機號,以后要找我,就打這個號?!?/p>

    黃師道的摸樣看上去并不太接觸這種聯絡方式,不過撓了撓頭之后還是收下,笑呵呵的說了聲“中!”

    唐邵抱著耳朵與黃師道在川菜館門口分別,可剛走出沒兩步,牛鼻子老道卻又跑了回來。

    “你和我都是跟鬼打交道的,這些個都給你,當做防身用吧?!?/p>

    唐邵看著手里的印著八卦的黃色袋子,打開瞄了一眼,不由問道:“這都是些什么?”

    “抓鬼的黃符,有掌心雷符,有定身符,總之很多,但我道行有限,這些符的威力倒不是很大,而且只對鬼有用?!秉S師道有些不好意思道。

    但唐邵卻眼前一亮,這可對他有大用處,不由立即謝道:“這可真太謝謝黃大哥了?!?/p>

    “不用客氣,我先走了?!秉S師道見唐邵看得上,流露出發自內心的滿足笑容,擺了擺手之后便朝另一頭走了。

    “好人啊……”唐邵感嘆一句,見黃師道已經走遠,才抱著耳朵拿著那個黃袋子回了小區。

    一天下來,見了鬼王滅了黑社會,召喚了小鬼還結實了茅山派的傻大哥,真可謂是豐富多彩,可同樣也累得身心疲憊。

    回了家倒頭就睡,而且一睡就到了第二天早上十點多。

    起床之后唐邵將耳朵念叨對面林詩音家里,自己則出門買了建材,回來之后就準備應付滿墻的彈孔。

    去小區物業借了梯子,用報紙給自己弄了個帽子,舉著耍子就開始干。

    “老大,你確定不讓我們倆幫忙?”小土狗趴在陽臺上曬太陽,身邊是靜靜站著的小鬼秘書,此時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說道。

    唐邵刷著墻,頭也不回道:“你要有能耐變成人還行。小鬼就更不用說了,碰不得金屬?!?/p>

    “那好,我們出去遛彎了?”小土狗精神起來。

    “恩?”唐邵扭過頭,見小鬼秘書也一臉興奮,不由疑惑道:“有啥事?”

    “大人,實不相瞞,隔壁小區又有結婚的,我們想去鬧個洞房……”小鬼秘書推了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

    唐邵一臉狂暈,暗道這他媽也能上癮?不耐煩道:“滾吧,小心點就是,別讓抓鬼的給碰上了?!?/p>

    “唉?!币还硪还反饝宦?,一陣風似的跑了。

    唐邵孤家寡人的折騰了一中午,到吃飯時間好歹給滿墻的彈孔給遮了下去,現在是看不到痕跡了,哪天不住了也能交代,不過要有新搬來的人搞裝修的話,墻面一弄看到那滿墻密密麻麻的彈孔,估計得嚇個不輕。

    給自己弄干凈,屋里味道太大,唐邵準備去林詩音那吃飯。

    敲了門之后,吃著蘋果的耳朵來開門,唐邵走進去之后,還穿著睡衣蓬頭散發,正窩在沙發里捧著筆記本上網的林詩音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皺了皺鼻子之后道:“瞧你身上那味,失心瘋呢沒事搞裝修?”

    唐邵嘿嘿笑了兩聲,轉移話題道:“過來蹭飯吃,收留不?”

    “我也沒吃,一起吧?!绷衷娨裟闷鹆穗娫?,正要撥號時想起什么,問爬上來的耳朵,“想吃啥?姐姐幫你叫?!?/p>

    “肯德基!”

    耳朵一句話,由不得唐邵再選擇,大概半個小時之后,三個人就開始用這頓垃圾食品填補空虛的胃。

    “你房間鬧鬼,你知道不?”林詩音吃著漢堡問道。

    唐邵一驚,忽然想起小鬼秘書說昨天他和耳朵去郊外的時候林詩音來過,最后卻被嚇走了,這才松了口氣,滿臉不以為意道:“我可會抓鬼呢?!?/p>

    “我沒說這個,我是說你就是抓鬼抓多了,現在小鬼都來報復你了?!绷衷娨魸M臉煞有其事。

    “狗屁理論?!碧粕鄯藗€白煙。

    “不管,你被小鬼害了無所謂,耳朵不行,這幾天就在這睡,到時候你要是沒死的話她再回去?!绷衷娨魧⒍浔г谧约簯牙锏?。

    “隨你吧?!碧粕鄞饝聛?。

    他倒不相信還有不長眼的小鬼敢找他麻煩,其實主要還是因為房間里墻面漆的味道有化學身份,耳朵雖然除了長相之外沒有任何兒童該有的樣子,但他潛意識里畢竟將這個小丫頭當孩子心疼著,也就害怕沒讓耳朵回來睡。

    吃過飯之后的下午,他再去二手市場隨便買了幾件家具,因為自己的錢差不多了,最后還是省點錢自己把東西搬上了樓。

    就這樣折騰到了傍晚,去林詩音那晚會,夜里就回家洗澡睡覺。

    今天比昨天更累,上床就沉沉的睡過去,迷迷糊糊被敲門聲弄醒,以為是耳朵回來,眼睛都打不開的出去開門。

    “不是說就在……”剛想埋怨,可視線以耳朵的身高看去,沒見到一張可愛的臉,卻看到一雙美腿。

    唐邵立即來了精神,揉了揉眼睛一路往上看,那小腰那胸部,直到那臉,腦子里蹦出“妖精”這兩個字眼。

    “你好?!眮砣诵χ斐鍪?。

    這是個二十三四歲的女人,打扮是在這個小區絕對不可能出現的舞會裝,腳踩著高跟涼鞋,穿著晚禮服,脖子上帶著寶石項鏈,頭發盤在腦后,一只手握著長方形的紅色手包,令人驚艷的長相和凹凸有致的身材,讓人絲毫不懷疑其大戶人家小姐或者貴婦身份。

    唐邵咽了咽口水,在這大半夜他有些不純潔的胡思亂想,好久蹦出一句他覺得他一輩子都不會在這情境下說出來的話:“多,多少錢???”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