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奇幻小說 >小魔當家 > 第二十七章 連哄帶嚇
    第二十七章 連哄帶嚇
    作者:北也也   |  字數:3449  |  更新時間:2011-10-25 13:14:44  |  分類:

    奇幻小說

    銅尸——也是被召喚到陽間借尸還魂的古蘭父親點了點頭。

    “母親準備好……”正在這時古蘭走了出來,嘴里說這話卻看到房間里多出來一個陌生人來,不由將帶著詫異的詢問目光投向了唐邵。

    “你是蘭蘭吧?”古蘭父親表情有些僵硬,目光定在古蘭身上就挪不開了。

    “你……”古蘭似乎想起什么,滿臉震驚。

    “叔叔的魂魄你和阿姨是看不到的,所以才會借用別人的身體出現。這就是你的父親?!碧粕圯p聲道。

    古蘭看著眼前這個陌生人,眼眶里閃出了淚花。

    “蘭蘭……”

    “不要?!惫盘m阻止這個陌生人的靠近,扭過頭去說道:“我對你沒有了任何記憶,也談不上父女感情,你若愧疚就去多陪陪我媽,不用跟我說話?!?/p>

    “對不起……”古蘭父親的臉上在顫抖,他艱難的踏出步伐,最終進入了房間。

    唐邵去將門關上,回來時走到已經低頭坐在沙發上的古蘭身邊,看著忽然變得柔弱起來的她,沒有說話。

    “我這樣……”古蘭抬起頭,留下兩行清淚,可憐的像個摔了一跤的小女孩,“我這樣是不是不好?畢竟他上來一次不容易,卻換不來我的原諒?”

    唐邵坐了下來,攬著古蘭的肩膀道:“錯了就是錯了,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夠彌補得回來,你這樣,沒錯?!?/p>

    古蘭順勢依偎在他懷里,喃喃道:“那為什么我母親就能原諒他?”

    “你跟你母親不一樣。他們畢竟生活了很多年,有恨不假,但也有愛。而你,在還沒記事的叔叔就離開了,這么多年你對他只有恨,無法原諒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唐邵說著,扭過頭看著那禁閉著門的房間,輕聲道:“叔叔這次上來只有半個小時時間,而一個月之后他就該投胎了,現在讓他們多呆呆吧,我們就不要去打擾了?!?/p>

    聽到還有一個月就要去投胎輪回,古蘭的身體顫了一下,卻也沒有什么表示,仍然依偎著不曾動一下。

    時間剛好在落日之后的傍晚,窗外的小區全是放學的孩子和下班的父母嘈雜的聲音,而這個客廳之內卻是靜悄悄的。一墻之隔的另一個房間,此刻究竟發生著什么,無論唐邵還是古蘭都不得而已。但內心深處,他們都希望這兩人半輩子的恩怨能在這最后一次的見面中有個了結。而這,卻不是他們能夠去推波助瀾的,現在兩人所能做的僅僅只是等待。

    就這樣過去了二十分鐘。

    古蘭依舊沒能打開心結,滿臉復雜的依偎在唐邵懷里,而唐邵也許久沒有再說一句話。

    然而就在這時,安靜的房間里突然傳來“砰”的一聲。

    古蘭瞬間被驚醒,一頭豎起來與同樣詫異的唐邵對望,兩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該沖進去。直到下一秒從屋子里傳來古蘭母親帶著哭腔的呼喊聲,他們兩才豁然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打開房門沖了進去。

    屋內的景象讓唐邵目瞪口呆。

    只見古蘭的母親正倒在地上,而被古蘭父親附身的同時則懶腰斷為兩截橫在墻角,就在那里還站著個穿著道袍一手持桃木劍一手捏著黃符的道士。

    古蘭的母親在悲痛的哭喊,而古蘭看著地上的銅尸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唯有唐邵在愣了陣后首先回過神來。

    “住手!”他大喝一聲,已經明白發生了什么。

    那國字臉滿臉胡須的道士要比他高上一頭,此時扭過頭來目光如電格外有震懾力,“你們快走,這里有小鬼害人!”

    唐邵聽到這話頓時氣的七竅生煙,指著那道士鼻子大罵,“我草你大爺的小鬼害人,你搞清楚情況再說能死啊?!闭f罷恨恨瞪了這個摸不著頭腦的家伙一眼,急忙在屋子里搜索古蘭父親的鬼魂所在,最終在一個掉了漆的大衣柜頂上發現了他,雖然虛弱而且驚慌失措,但好歹沒有灰飛煙滅,這讓他不由松了口氣。

    “你咋罵人!”牛鼻子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睛。

    古蘭好歹回過神來,哭著喊著“媽你怎么了?!蓖瑫r沖過去,將仍然在哭喊的母親抱在懷里,不知所措的安慰著。

    “阿姨,叔叔沒事,不過已經沒時間了,他得回地府?!碧粕蹚囊路诖锬贸鲎鸹赆π∑?,一邊朝古蘭母親道。

    “真,真的?”古蘭母親停下哭喊,呆呆的問道。

    “真的?!碧粕埸c了點頭,“不過已經沒時間了,叔叔必須得立即去地府,你們的恩怨就此結束吧?!?/p>

    說完,他在母女倆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將小旗一扔,尊魂幡便立即變大到頂住了天花板。

    “原來是同道中人……”牛鼻子道士見狀收了桃木劍與黃符,有些驚奇的看著尊魂幡。

    “誰他媽跟你同道中人了?”唐邵吼叫著罵了一句,然后朝大衣柜頂端的古蘭父親說了幾句,這一團虛弱的鬼魂才依依不舍的進入到旗子中,在光芒閃爍之后回到了地府,尊魂幡也迅速變小被唐邵收回了口袋里。

    “小子,你道行不錯,可你三番五次的出口傷人,今天不說出個所以然來,我凈臺道人定與你不死不休?!迸1亲永系揽雌饋砥庖膊辉趺春?,見事情已經完了,此時惡狠狠的說道,手中桃木劍已經再度舉起,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架勢。

    “凈個屁臺!我又罵你了,你想怎么著?”唐邵心里本來就有火氣,此時一聽對方這么橫,更加火大的吼著,“別以為穿身道袍就法力無邊道貌岸然了,你不問清楚就動手,是錯了就是錯了,你知不知道剛才差點害得一個好人魂飛魄散?還自以為替天行道是吧?錯!告訴你了!你他媽這就是持槍凌弱,我今天把話給你說到這了,你就算跟我拼命我也罵你,不止罵你,我還罵你祖宗十八代?!?/p>

    這番話說完,不止古蘭和她母親愣住了,連牛鼻子老道也被這氣勢鎮住,瞪大眼睛一時間沒回過神來。

    “罵你祖宗十八代?!倍涞穆曇艉懿缓蠒r宜的響起。明明兇巴巴表情,可從唐邵腰間鉆出來故作狠辣的摸樣,怎么都讓人覺得滑稽。

    凈臺道人這才回過神來,氣得是臉色緋紅,咬牙切齒的低吼道:“我如何道貌岸然,又如何持槍凌弱,你若說不出個所以……”

    “你想怎么著?”唐邵口斜眼歪,一副街頭流氓罵街摸樣,“還想殺我滅口是吧?那也得看你有沒有能耐???”

    耳朵戳了戳唐邵,小聲道:“他好像有那能耐?!闭f完指了指地上被腰斬的銅尸。

    唐邵這才想起這牛鼻子老道的確是有些本事的。畢竟當時在山洞里,這銅尸的戰斗力他可是有所領教的,現在卻被這家伙滅掉,牛鼻子老道的能耐可見一斑。這讓他不由心中一緊,現在還真怕被這老道士一劍給結果在這了。不過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了,他現在只能繼續往下說下去。急忙將縮頭縮腦摸樣遮掩過去,繼續流氓罵街摸樣,指著凈臺道人叫罵,“殺一個銅尸你能耐啦?哼,我打不過你不假,可要你灰飛煙滅永不超生卻一點都不難?!?/p>

    聽完這番話,凈臺道臉色更加陰沉。修道的人最忌諱的就是灰飛煙滅永不超生,唐邵的話無疑是最惡毒的詛咒,這怎能讓他不氣,當下就要動手。

    “大膽!你知道我是誰么?”唐邵見狀退出一步,大喝一聲拿出自己的玉牌,對著凈臺道人,“我乃地府九品鬼官,下面的閻王爺和生死判官還有地藏王菩薩都跟我有交情。你動我試試看?”

    凈臺道人還真被這身份給唬住了,停下腳步時氣勢減去了不少,懷疑的問,“你當真是鬼官?”

    唐邵一看有戲,繼續舉著玉牌道:“剛剛差點被你滅掉的鬼魂其實已經死去了有些日子,只因他生前愧對這母女,死后想通了托我幫忙,我才將他從地府帶上來,讓他當面爭取這對母女的原諒,在輪回投胎之前了結這樁心事??晌胰魶]有這身份在,又怎么可能將死去的人帶上陽間,放在是你,你做得到么?”

    凈臺道人遲疑的看向古蘭母女,“他說的是真的?”

    古蘭說了聲“是”,古蘭母親也流著淚點了點頭。

    凈臺道人看這兩人不像被迷惑的樣子,心里信了大半,可畢竟有些下不來臺,因此扭過頭來仍然恐嚇,“即便是如此,你也不應該三番五次挑釁我?!?/p>

    “哼?!碧粕郜F在氣勢上占據了上風,自然不會再被嚇住,收回令牌之后冷笑道:“你做錯了是就該罵,想跟我動手你也得掂量掂量我的身份。你要能永生不死也就罷了,但你若沒那能耐,等到陽壽盡了,去了地府的那一天,我這身份在下面說一句話,即便你在陽間抓鬼積德,我也能做些手腳讓你歷十八層地獄,剝奪了你輪回轉世的身份也不難,再狠點就干脆讓你灰飛煙滅!信不信由你?!?/p>

    說罷,他不理會已經愣住的凈臺道人,轉而對古蘭母親道:“阿姨,我能幫你就這么多了,今天經歷了這么多事相信你也累了,就盡早休息吧,我也該告辭了?!?/p>

    聞言,古蘭母親疲憊的點了點頭。

    “牛鼻子老道,差點害得人家亡夫鬼魂灰飛煙滅,現在也好意思還站在這?還不快跟我走?”唐邵對被他嚇唬住得凈臺道人說完,便讓耳朵收了銅尸,而后轉身走出了房間。

    而凈臺道人被他這么一威脅,還真再也顧不上是否下得來臺。畢竟,他再厲害也有死的一天,到那時候在下面本就舉目無親,再被人家陷害那還真是毫無辦法。他一個修道人自然能看出唐邵的玉牌假不了,這就說明的確有那樣的身份。他相信地府的存在,只是從未親眼看過,如今頭一次聽說下面也要靠關系潛規則,盡管覺得有些新鮮,但心中天人交戰好一會還是不敢冒哪個險。

    于是,他最終還是收了桃木劍與黃符,跟著唐邵垂頭喪氣走了出去。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人成无码观看,久久婷婷综合色丁香五月,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
    <table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table>
  • <menu id="ya2a2"></menu>
  • <xmp id="ya2a2"><table id="ya2a2"></table>
  • <bdo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bdo>
  •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xmp id="ya2a2">
    <bdo id="ya2a2"><center id="ya2a2"></center></bdo>
  • <noscript id="ya2a2"><noscript id="ya2a2"></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