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h5rhn"><big id="h5rhn"><listing id="h5rhn"></listing></big></p>
<nobr id="h5rhn"><thead id="h5rhn"><i id="h5rhn"></i></thead></nobr>

<p id="h5rhn"></p>
<b id="h5rhn"></b>
<span id="h5rhn"></span>

<nobr id="h5rhn"></nobr>

     
    45歲黃舒駿老牛吃嫩草娶21歲嫩妻自曝跪地求婚二十次
    http://www.estudio3es.com   2011-08-21 22:49 未知

     

    2011年六月,黃舒駿成婚。結束蜜月長假后,他又重回評委席—---——上月底,他來到深圳,擔任深圳衛視主辦的“中國流行音樂金鐘獎”評委,并在現場接受了南方都市報獨家專訪。十年評委生涯,黃舒駿是眾多選秀評委中收獲頗豐的一位,他的收獲甚至包括了因選秀而結識的妻子張菁芳。所以,在專訪的尾聲,他以一句感恩的話作結:“我很感謝選秀生涯給了我這么一個很意外驚喜!”

    選秀生涯之十年前,-----------------------------才思枯竭

    在眾多70后眼里,黃舒駿是那個唱著《馬不停蹄的憂傷》的臺大理工科才子,頂著“羅大佑接班人”的頭銜,曾和陳升、張洪量、鄭智化并稱臺灣樂壇“四大怪杰”!段囱敫琛分袑ν舻幕貞、《戀愛癥候群》中年輕男子對愛情的戲謔、《改變1995》中對過往的眷戀,都是屬于一代人的集體回憶。

    黃舒駿的創作卻在步入2000年后戛然而止,近十年來,他沒有發表過一首新作,對于一名創作歌手而言,這簡直就是致命的。面對自己十年來在音樂上的停滯,黃舒駿絲毫沒有推搪,他對南都記者承認,自己“就是寫不出歌了”,確實到了“才思枯竭的時候”,他甚至大方地勸誡樂迷,“要接受這個事實,因為這世界上沒有一個創作者能具備永恒的創作力”。

    他說:“我認為,全世界自古以來有那么多創作人,我絕對不是最悲愴的那一個,如果你抱著尊重的態度,就會知道遇上瓶頸是常態。但事實上,你本身的才華和能量依然可以散發出風采。”

    黃舒駿記得自己曾在2009年上海演唱會上對現場的鐵桿粉絲說過一段經典的話,“我說,我知道你們今天特地來看我,我很緊張,因為你們想知道黃舒駿變了沒有。如果黃舒駿變得不是你們原先想象的那個樣子,你們會失落,因為現在的黃舒駿消滅了過去的黃舒駿。但你們一定要接受黃舒駿的改變,你唯有接受黃舒駿的改變,才能接受自己的改變。沒有人需要永遠活在過去的某個點。”

    這段話讓大家看到了黃舒駿的釋然,他直言“覺得很奇怪”:自己的歌迷大多已步入中年,十多年來都或多或少地發生了變化,“他們并不覺得自己的改變有什么問題,但卻不能接受一個‘改變了的黃舒駿’。”

    選秀生涯之十年來----------------------------------------------------找到出路

    但其實,這十年來,這位音樂才子并沒有因創作力減弱而困擾,相反,他比十年前更為活躍,知名度也大大提升,這一切都歸功于選秀。

    黃舒駿是華語樂壇眾多音樂人中最先走上選秀評委席的,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回憶,第一次當評委是在2002年臺灣一檔名叫《偶像大圣戰》的節目中,“它是臺灣最早移植《美國偶像》模式的,可以說是兩岸三地里最早的選秀式節目。”

    “那時,選秀剛剛興起,不少嚴肅音樂人都群起攻之,認為它把專業的音樂評判娛樂化了,是對音樂本身的極大侮辱。”黃舒駿在認同之余,也以他理科生的思維對選秀進行了分析,在他看來,選秀之所以風起云涌,與唱片業的沒落和蕭條不無關系。2000年后,音樂人的市場開始萎縮,純粹靠做音樂來賺錢已成難事,而選秀的興起為他們開辟了另一條生存之路,“大家在面臨這種角色轉化時會產生不適應,這很自然。”

    讓黃舒駿慶幸的是,這種不適應感在他身上體現得并不強烈,他從音樂人轉型為選秀評委,幾乎沒有抵觸的過程。“我在節目上對選手點評其實跟我當年在錄音室與藝人溝通非常相似,只是從小房間、兩個人面對面的交流,換成了公開的表達。我心里沒有太多掙扎,我在評委席上做的事一直都歸于過去長時間在唱片界的創作和制作經歷。兩者一脈相承。”在他看來,選秀甚至是他延續創作的另一種體現。“因為選秀興起的這十年恰好是互聯網在中國普及的十年,所以我在評委席上說的每句話幾乎都在網絡上有記錄。這就是我的創作。”黃舒駿在采訪中提出了這個頗為新鮮的觀點真的不無道理———如果把他這十年在選秀評委席上說過的“毒舌辣言”編輯成書,這本書的可看性應該不會比他早年創作的歌曲作品遜色。

    A.

    遇見她-----------------------------------------------------一次“重生”

    ——“是的,我這塵埃,已落定”

    十年評委經歷對黃舒駿來說,更重要的意義在于,讓他遇見了“心里面一直想的那個人”,用他自己的話說,這是一次“重生”。

    “是的,我這塵埃,已落定。不管是同聲一哭或同聲一笑,我感謝所有人的祝福與囑咐。愿今后,即使路漫漫,也莫忘甜蜜蜜的初衷。”這是今年4月底黃舒駿發出的一條微博,簡潔明了卻真摯動人,他用“塵埃落定論”默認了愛情的開花結果,也引起了人們對其婚姻的好奇觀望。

    在接受南都采訪前,黃舒駿剛結束蜜月重回評委席。關于傳說中的“三個月閃婚速成記”以及這對年齡相差一倍的“老少配”婚姻,成為了這次采訪的另一個重要話題。一切都要從去年底的一場選秀講起。

    B .

    第一次見面

    ——“我愣住了---------------------------------------------------------------------------因為她把她媽媽也帶來了”

    去年12月,黃舒駿受邀擔任評審,前往福州坐鎮全球閩南創作與歌唱大賽。選手里有一位21歲的醫學院學生,名叫張菁芳,她是作為美國賽區代表前來參賽的。她在臺上一曲《落雨聲》還未唱完,就因樂隊老師出錯導致表演失常,慘遭淘汰。將張菁芳無情踢出局的正是坐在評委席上的黃舒駿。

    很多人都知道,老牌評委黃舒駿有個“鐵定律”:絕對不和參賽者談戀愛。所以后來他和張菁芳戀情曝光后,他常被身邊朋友調侃當時他是因“心懷不軌,另有所圖”才將張菁芳狠批出局的。黃舒駿對此一笑否之。他對南都記者說,自己甚至沒看清張菁芳在舞臺上的樣子。“我們并沒有一見鐘情,當時她在臺上離我很遠,加上她只唱了不到兩分鐘,所以我對她沒什么印象。只是因為后來大家告訴我,有個美國來的女生很有禮貌,我才對她有了一點印象,但我依然不記得她長什么樣。”

    緣分卻在不經意間將兩人串起。落選后,張菁芳登上大賽官網留言,將工作人員、主持人、評審老師都感謝了一遍,還說希望自己將來能有機會唱完一整首歌。就是這句話觸動了黃舒駿。

    “當評委這么多年,我沒見過這樣一個態度誠懇,熱愛音樂,尊重他人又懂得感恩的選手。”黃舒駿于是留下了自己的E-m ail,表示愿意聽她“唱一首完整的歌”。兩人開始了郵件往來,某封郵件中,張菁芳無意間送給黃舒駿一個稱謂:Prince(王子)。出于禮貌,黃舒駿回復時回敬她“Princess”(公主)的稱號,張菁芳并沒有拒絕。三五封郵件往來后,黃舒駿慢慢有了特別的感覺,兩人于是決定見面。

    “第一次見面我愣住了,因為她把她媽媽也帶來了!第二次見面時,她媽媽叫我們交換身份證。后來她媽媽告訴我,她問我的嚴肅問題其實是在考驗我,譬如有一次她問我,如果有女生和我在一起被曝光,我是否會承認,我答的是‘我一定會承認’。我順利通過了她媽媽那一關,F在想來,正是因為她約會時把媽媽帶來,才加速了我們結婚。”

    C.

    20----------------------次--------------------------------求婚

    ———去辦婚姻登記的路上一路單膝下跪求婚,整整跪了、求了20次

    關于愛情,黃舒駿過去海闊天空地思考過太多,從他歷來的詞曲創作就可瞥見一二。但越是如此,現實生活中越是真情難覓,真愛難求。黃舒駿說,那只是因為當時還未遇見張菁芳。

    他說,他對妻子的感覺和愛意,用自己在25歲寫下的那首《何德何能》來形容最貼切不過。“我的她美麗而善良,聰明而簡單,深情而倔強,我心似海,她卻只是像個小孩……所以在她的身旁,我也跟著就乖了起來……”

    遇到M iss Right,情意深淺跟時日無關。“我們的發展相對平均值來說,確實是快了些,但我用了非常短的時間就確定了我對她的感覺:她就是我想象的那個人。我們的過程很自然、很明確,但要跟別人解釋這個自然、快速,有點困難。大家都很想知道我們的交往有多么傳奇,我自己的體會是,在過去的歲月里,我的確在心里想這個人想了很久……現在回頭來看我才明白,不對的人就是不對。我可以奉勸天下的男人,不對就不對,不必執著。”

    愛情當中的對與不對,這個歷經滄桑的中年理科生深有體會,“這個對,是一個常年的結果,它包含著你對于身邊女性最初的想象。我比較特殊,我花了比平常人更多的時間,直到這個年紀才做了這個決定。”

    “人并不是百分之百可以在有生之年碰到自己的另一半,我在這個時間點碰到了她,我非常幸運,這個幸運就像……我年輕時寫過一首歌,《永恒的女子》,我在《未央歌》里也提到了這個名詞,‘也許永恒的女子永遠不會出現在我面前’。我心里一直都有這個想象和執著,她就是我要尋找的‘永恒的女子’。夢寐以求。”

    一路走進婚姻殿堂,看似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但當中也有不少浪漫情節,最經典的是黃舒駿曾經20次向張菁芳求婚!黃舒駿笑憶,在美國登記結婚的前一天晚上,準新娘半開玩笑地嬌嗔道,戀愛結婚一切都太順了,可黃舒駿還沒有正式求過婚,還“警告”他,正式登記前自己還可以隨時變卦。于是,第二天,兩人走在拉斯維加斯街頭去辦婚姻登記的路上,黃舒駿一路單膝下跪求婚,一次又一次,整整跪了、求了20次……最終,他終于贏得美人歸。

    D .

    用一生去----------------------------------------------------77負責

    ———“愿今后,即使路漫漫,也莫忘甜蜜蜜的初衷”

    也許在很多人眼里,45歲的黃舒駿娶了個比自己小一倍還不止的張菁芳,加上兩人完全不同的人生經歷,相處上一定會有難以回避的矛盾和分歧吧?而在黃舒駿眼里,這些卻從來不是問題。

    “她外表非常年輕,但她的思想里卻融合了兩部分,一個是絕對的天真無邪,一個是超乎她年紀的成熟。這兩部分結合得非常巧妙、非常難得,也非常有趣。大家認為我們的年齡差距可能存在問題,事實上,這個差距正是我們倆相處的趣味所在。”

    “我非常意外地發現,我們倆的生活方式、共同的嗜好、飲食習慣,最重要的是我們倆天天閑話家常的那些樂趣,都遠超過了相處很多年的夫妻。俗話說,話不投機半句多。最奇妙的是,我們倆很快就進入了‘老夫老妻’的自在狀態,而且都覺得挺有新鮮感的。”

    一份感情的經營保鮮,靠的不光是一句簡單的“好好相處”,更需要一份篤定的信念。“我不會天真地認為我們的感情未來不會遇到任何挑戰,但對于這樣一份情緣,我覺得值得用一生去維系它。不管將來嘗到什么樣的酸甜苦辣,既然我做了這個決定,特別是在我這個年紀做了這個決定,我不太允許自己還有其他反悔的可能性。我會用一生去為這個決定負責。我希望我們能夠如此甜蜜、安靜地度過余生。”

    作者: 華北網   來源: 未知   編輯: 華北網  點擊:
    華北網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華北網或華北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華北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華北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華北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其他來源的文章除為豐富網站信息之外,也有宣傳撰稿人本人,傳播其觀點及思想之意。我們盡可能地注明來源和作者。但是,因為網絡信息傳播的特殊性,無法事先與每個作者聯系,有些轉載作品可能因故無法確證原作者而暫未標明來源的,并非故意侵犯原作者版權。如果你認為本網轉載的內容涉及侵權,請于作品在本網發表之日起15日內與我們聯系。
    ③我們保留隨時更改我們的網站、上述版權和免責聲明條款的權利。
    ④華北網指定投稿郵箱:huabeinet@126.com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 相關新聞
    无码永久免费AV网站
    <p id="h5rhn"><big id="h5rhn"><listing id="h5rhn"></listing></big></p>
    <nobr id="h5rhn"><thead id="h5rhn"><i id="h5rhn"></i></thead></nobr>

    <p id="h5rhn"></p>
    <b id="h5rhn"></b>
    <span id="h5rhn"></span>

    <nobr id="h5rhn"></nobr>